【好名声网】最昂贵的“礼物”(包明利)

摘要:今天是我和先生的第二十七个结婚纪念日。

最昂贵的“礼物”

文/包明利(辽宁朝阳)

  今天是我和先生的第二十七个结婚纪念日。年轻的时候,每到一月份,我便无意识地数着日子,直到数到这一天。就像小时候,提前一个月数着过年的日子一样。过年总不会失望的,不管多少总会收到压岁钱。小时候盼望年的原因是现实的,盼的是好吃的、新衣服和压岁钱。年轻的时候,盼望着纪念日的到来,盼的是礼物,也不是礼物,那时已经把礼物上升到感情的高度,其实要的就是在意。

  一起走过了二十七个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基本都是在等待和盼望中失望,希望记得的那个人从不会记得。他对时间,纪念日从来没有概念,要说真生气,也是生不起来的,他除了女儿的生日不记得任何一个人的生日,包括他自己的。女儿的生日是他想忘也无法忘记的,因为那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女儿出生在除夕之夜。

  年轻的时候,经常在纪念日的前几天开始提醒,等到那关键的一天,他依然想不起来,希望的意外惊喜也没有发生过,于是学会了不让自己失望。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在纪念日的那天早晨告诉他,然后他会说你想要什么就买,或者你想吃什么去吃,就这样把可以很有情调的事情变得俗不可耐。年龄再长一点,对他这种浓浓的烟火气息也不再反感,找个他喜欢的地儿,点几个他喜欢的菜,一起过我在意的纪念日。看着桌对面的他,想想岁月静好,人依旧,也很满足。不知何时起照顾他的喜好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不再心理不平衡,也没有了怨言。如果自己想要的幸福得不到,就做个幸福的制造者。这话不知道是否有人说过,我这么想时,总觉得这话似曾相识。想过之后,看着那个幸福的人,还真有点羡慕,没办法,也许是老天就是这么厚待他,或是前世的因缘,这么想之后心里也就舒服了。

  今年我并没有提前想起这个纪念日,早晨起床时猛然想起,想说又欲言又止,说的结果无非就是晚上一起吃饭,但今天注定是吃不成的,因为今天外地的同学来朝阳,大家约好了要聚聚。

  上班和同事说起今天的日子,我说他不会记得。小同事说人家没准记得呢,我童心又起,发了条信息,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以为他又会瞎蒙我的生日或他的生日,没想到信息马上回过来,“结婚纪念日”。看见那几个字,我一下子就笑了,顿时觉得阳光满屋,就仿佛和一个人十年前相约在某个地方,那一天我们如约而至一样,真是惊喜满满,我还像个孩子一样让同事看信息。下班时同事还笑我,一条信息笑了一上午,好心情一直延续到晚上。

  真的过了一个很开心的纪念日,和同学吃完饭,一起散步回家。对我这种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来说,看一次夜景很难得。走在桥头,看到远处在放花,一个同学很奇怪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严肃地说:“今天是我二十七年前结婚的日子。”同学们非常配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原来那些烟花是为你放的。”我说:“那当然。”几个同学笑做一团,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好像回到了年轻时。

  其实我一直这么爱笑,这么容易满足,要的礼物从来都很简单。今天我收到了最昂贵的“礼物”,这礼物就是他终于记得了这个日子,对粗心的他来说太难了。

  更多美好的日子还在前面,我要的真不多。不过是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小链接

  包明利,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辽宁省大连市卫生学校医学检验专业,现就职于朝阳市中心医院生殖科男科实验室。在《朝阳周刊》《演讲与口才》等报刊及今日朝阳网发表过多篇文章。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