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女儿向北(庞振刚)

摘要:圆月当空,醉意阑珊。车到楼下,同友人挥手道别。

女儿向北

文图/庞振刚

  圆月当空,醉意阑珊。车到楼下,同友人挥手道别。下得车时,却见一少女浅笑盈盈,立在近前,亮亮的眸子使城市的灯火黯淡下来,轻飏的裙裾似月中仙子衣带飘飘。我顿觉眼前一亮,然后便是欣喜若狂。女儿,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过节学校放假时间短,回不来吗?女儿轻捋长发,笑靥如花。女儿挽着我的衣袖,走!回家去。真是惊喜,我不由得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声。急切之中,我突然从梦中一下子醒过来,哪里有女儿的影子,只有窗外无语的月光和腮边枕畔的两行思念的热泪。

  去年暑期,女儿静溪经过高考的残酷洗礼,考上了比家乡地域更北的吉林大学。出发的那天,下不停的雨,低低细语,丝丝缕缕,好像家人们的关切在仔细地叮嘱,又好像编织了无限的离愁弥漫在这条离家的路上。在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陪同下,女儿打理好行囊,一路向北,开始异地的求学生活。望着车窗外被雨滴泪眼模糊的景色,心中万千感触,诉诸于一阙《浪淘沙令·送女》。词云:车外雨潺潺,泪意阑珊。前途送女度关山。吟到初行心事涌,难解悲欢。  数载苦窗寒,蟾桂冲天,个中甘苦付云烟。此去雏鹰飞远也!惟愿平安。词成低吟,不觉思绪难平,泪目酸鼻。是啊!世间的爱都是相聚,唯有父母的爱,是为了分离。把孩子送得越高越远,越是泪中含笑,爱得深沉。

  女儿的姥爷是一个民间老艺人,八十多岁了,依然喜欢旅游,尤其喜欢研究古典风格的建筑。女儿陪姥爷一行人逛吉大校园,游净月潭,看伪皇宫。望着那些写满历史沧桑的建筑,老人悄然凝视,良久无言。或许是想起了自己一生所经历的那些时代波澜壮阔的历史,不禁感慨良多吧;也或许是想起在过往时代的洪流中自己少年学艺,青年娶妻,中年打拼以及晚年平顺的人生,让他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吧。

  令人唏嘘难过的是距离送孩子北上不到一年的时间,今年7月5日老人却平静地离开了人世,无疾而终。那时女儿正在进行大一期末最后一天考试,怕影响她考试,没有告诉她,当女儿考完试意外发现明新大哥发的讣告朋友圈,急切地向家里问讯,电话这边的我不由得想起平时姥爷最关心女儿的学业成长了,并不惧年事已高送她北上求学的情形。如今忽忽不到一年,竟只剩一抔黄土,从此阴阳两隔。电话那边女儿早已悲从中来,无语凝噎。

  烧“五七”时,女儿来到姥爷坟前,清丽的脸上满是泪痕。女儿,你一定要努力学习,学做人,学本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不辜负姥爷对你的期望。一个月前,辽西那个唤作卢杖子的小村子酷热难当,村里的硬汉们挥汗如雨,抬着老人沉重的棺椁,在低徊婉转的喇叭声中,缓缓行进在曲曲弯弯的田间小路上,那时青苗过膝,一望无际。而烧“五七”时田间成片的庄稼郁郁青青,高过人头,顾盼左右,已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世间最幸福的事是拥有一个女儿。那天,小酒馆酒酣耳热,友人一改平日里的豪情,喃喃自语出这句感动温暖的话语,并倾诉起和刚上初中的女儿的各种趣事,爱女之情,溢于言表,令人动容。泪眼朦胧中,顿觉感同身受,一下子关于女儿的记忆变得清晰了。幼年歌舞表演时的天真烂漫,披星戴月、漫漫求学路上的辛苦,那个在明新大哥婚礼上唱着《传奇》的天使,以及女儿摊满一床的获奖证书……有时候,亲情就是在一起时不觉得光阴的美好,一旦分离,那些思念和记忆过往便只有在梦中重温。

  看过一本记录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些大师们纷纷北上,铸就吉大一时辉煌的书《先生向北》,很是震撼。如今女儿同样向北求学,希望女儿也能像那些大师前贤一样,不负青春年华和挚爱亲朋的期待,耐住寂寞,潜心向学,吉人天相,千帆过后,学成归来,仍是梦中青春模样。

小链接

  庞振刚,经济师,在职研究生学历,省兼职讲师。辽宁散文学会会员,朝阳作家协会会员,朝阳散文学会理事,朝阳散文沙龙会员,朝阳龙翔书院签约作家,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现供职于中国人寿朝阳分公司。作品在棋艺、中国人寿、中国保险报、辽西文学、朝阳日报等多家报刊杂志以及起点、红袖等文学网站发表。作品多次在省市征文大赛上获奖。并收入《感受辉煌》、《朝阳发展历程》等多部作品集中。著有《如歌青春》系列作品及《保险理赔三十六计》、《伊索寓言与保险感悟》等专著。

[责任编辑 寻冬]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