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四季(丛滋芳)

摘要:家在小城,小城的边上有一条弯弯的小河,像一条长长的丝带,系在小城的脖子上。小河的不远处是连绵的群山,这些山远远的把小城围起来,像张开的双臂,环抱着小城。它们是小城的摇篮,小城是这个襁褓里的小婴儿。

小城四季

文图/丛滋芳

  家在小城,小城的边上有一条弯弯的小河,像一条长长的丝带,系在小城的脖子上。小河的不远处是连绵的群山,这些山远远的把小城围起来,像张开的双臂,环抱着小城。它们是小城的摇篮,小城是这个襁褓里的小婴儿。

  春日里,小城醒来了,她张开了朦胧的眼,睛朗的天空变得碧蓝如水。小河解冻了,小块的冰随着流水欢快的跳跃着奔向远方。白杨树是最先迎接春的到来的,淡绿的带着细细的白色绒毛的花蕾在一夜间绽放成一树的紫花。它开得生势浩大,用尽全力诉说着一棵树对春的感情。矮矮的水蜡球吐出了绿色的嫩芽,黄黄的连翘最先点亮了春的心情。等到柳枝吐出了鹅黄,榆叶梅你追我赶的绽开笑靥,那绿色的轻雾,粉色的云霞飘落在小城的各各角落,春就热烈起来了!那些蜂呀蝶呀,都忙得忘记了回巢的路。

  紧接着,小河边那些梨树、李树、丁香、黄玫瑰、还有很多叫上不名的花也都依次开了。春日的清晨,被鸟鸣声唤起,到小河边走走,小河的两岸成了花的海洋,大片大片的同色的花开得熙熙攘攘,那些明丽的颜色在晨光里更纯更静更鲜亮,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河边清新的空气,也大口大口呼吸着这诱人的花香,我的眼睛在这春晨里迎接不暇!

  夏的浓荫里,小城穿上了绿色的夏装。小河在绿荫里长大了,水流湍急,变得胖胖的。小城的夏在绿荫里变得温柔,高高的桂树,暴马丁香,皂角树,银杏树,柳树撑着绿色的大伞随时恭候,走在它们下面,阳光对你也没办法。

  下起小雨时,小城的的街上就开出五颜六色的伞花。听着伞上的雨声,漫步在小街,是难得的清静。

  小城因为有小河,于是多了许多小湖,小湖里都种了荷花。在这细雨中去看荷,看荷叶滚动着晶莹的雨珠,看一湖盛放的荷花在清凉的雨里舒展腰身,亭亭静直。一阵轻风吹过,叶子和花都在风中颤动,那一闪而过的美是小城的惊世骇俗。

  秋来时,小城还在夏的梦里不太清醒。银杏先换上了那金黄的秋装时,柳叶还在秋光里依旧绿得发亮。偶尔有一片叶从眼前落下,提醒着人们秋来了。等到在秋山上看到如火的枫叶,才知道秋已经实实在在的占领了小城。

  走在秋光里,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晨起的凉意提醒人们多加一件长衫。小街两旁的桂花开过了,黄色的花瓣无声的轻轻飘坠。这时的我喜欢穿着长长的裙,慢慢的走在飘花的树下。走着走着,一阵风吹过,眼前黄色的花雨漫天。停下脚步,一时间竟忘却了身在何处,心也随着花瓣飞升回环。

  小河的水在秋阳里亮亮的流得有些缓了。秋天澄澈如洗,一声鸽哨响过,鸽群在秋空里投了一个影。白白的云懒懒的浮着,笑眯眯的看着秋阳下的小城。

  小城的冬总是调皮的很,象个顽皮的孩子一下子跳到人们面前,有时甚至踩到的秋的长裙。一场小雪引来冬神,柳叶还是青绿着,小河还波光潋滟。小雪过后,冬就实实在在的来了,小雀在疏枝上站着像个小圆球,它们有时一下子落到地上,感觉像是坠下去的样子。

  小河的水结冰了,河面上是一群群溜冰的孩子,各种器具,有冰刀,有冰车,还有冰板,有的呢,更可爱,一个人拉着一个人就在冰面上滑起来了,小河被欢快的笑声吵得睡不着。

  大雪覆盖了小城,小城一下子变成了银色了。错落有致的房白了,安静的小街白了,高高矮矮的树白了,弯弯的河白了,小小的湖白了,远处的山白了,小城变成了童话世界里的城堡。走在这样的童话里,任你想着去变成王子和公主。

  夜幕降临,小城的灯亮了,小街上的灯是银色的,窗口的灯光是淡黄色的。一轮圆圆的月升起了,照着如画的小城,月的眼神迷离,它也被小城的美迷醉了。

小链接
      丛滋芳,汉族,1974年12月生于辽宁省朝阳县。1996年毕业于朝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现就职于柳城高中。文学爱好者。
  (本文原载于2016年1月7日今日朝阳网<文教><原创美文>栏目,转载时略有改动,原标题:《小城四季》)

  [责任编辑 寻冬]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