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063(金一南)

摘要:2012年10月,韩国宣布延长导弹射程,表面上看,是韩国公布对现有的《导弹协议》进行修改,实际上是美国人在后面主导的。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

文/金一南

谁在这里玩火?(东北亚篇)

  东北亚地区,是全世界经济活动最密集、产生新财富最集中的区域,同时又是军事对峙,包括冷战思维最严重的区域。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是中国、韩国、日本发挥了经济发展的带头作用。冷战思维是谁在主导?是美国。

  东北亚的争端对美国是有利的,它在摆平争端的过程中,实际上获得了对地区安全的主导权。中日韩三国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是美国最不愿意看见的局面,这也将是它在东北亚面临的最糟糕的局面。

韩国《导弹协议》

  2012年10月,韩国宣布延长导弹射程,表面上看,是韩国公布对现有的《导弹协议》进行修改,实际上是美国人在后面主导的。美国同意以后,韩国才能够把它的导弹射程由300公里提升到800公里。这不是技术问题,主要是之前受美国人的限制。

  美国之前对韩国的限制,主要是考虑韩国的导弹系统用于防御不能用于攻击。美国人对半岛的考虑发生变化后,允许韩国把导弹由300公里增加到800公里。

  韩国延长导弹射程后,实际上它的覆盖范围包括了中国东北一些地区,另外也包括日本不少地区。当然对中国的威胁还是很有限的,因为韩国方面知道中国的反击能力。韩国增加导弹射程不是针对中国的,主要是扩大它的威慑范围。

  当然,这个威慑范围实际上是双刃剑,一方面是对朝鲜形成一种威慑力量。实际上还有另外一点没有说出来,就是对准日本而去。因为当韩国把导弹攻击范围由300公里扩大到800公里时,日本的九州、四国、本州很大一部分区域已经在韩国的800公里导弹射程范围以内。

  因此,任何一个政策的调整,尤其在东亚地区,其双刃剑趋势都非常明显。

  韩美调整导弹射程后,朝鲜方面非常愤怒,马上宣布朝鲜的导弹能打到美国,公开表示了对韩国增加导弹射程的严重不满。

  日本虽然没有吭气,实际上日本也非常不满。因为导弹不可能是个扇面的攻击,当攻击半径达到800公里的时候,它画一个同心圆。这个同心圆—画出来,令日本也颇为不快。那样就把日本的很大一部分范围,尤其是日本的主要工业区域都包括进了韩国的导弹攻击范围。

  当然,假如日韩是一种同盟关系,就没有问题。但日韩关系是一种紧张的状态,而并非同盟的状态。只有《美日安保条约》和美韩之间的军事条约,美国在居间调解,美国在保证韩国和日本一定不要打起来。

  韩美修改导弹协议,也成为美国实施双重标准政策的又一例证,对于伊朗和朝鲜发展导弹,美国大肆宣扬是巨大威胁,然而自己却带头违反限制导弹技术的国际规则。这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不公平国际秩序的一种明显体现。

  现在的国际秩序就是这样,它并不是一个理想的秩序,而是西方主导的,甚至就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这个国际秩序的核心是什么?表面上是要维护国际大家庭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当然,美国的很多行动欧洲也不一定同意,不同意也没有办法。

  谁能够拥有导弹或谁不能够拥有,谁的导弹射程可以达到什么程度,谁的导弹射程不可以达到什么程度,是美国在做这样一种规则。还包括很多国际规则,都是美国人在那里制定的,要求其他国家服从。当然,美国会打着联合国裁军或者世界和平的旗号。

  亚洲地区尤其是西太平洋东北亚地区,是全世界经济活动最密集、产生新财富最集中的区域,同时又是军事对峙,包括冷战思维最严重的区域。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是中国、韩国、日本发挥了经济发展的带头作用。

  冷战思维是谁在主导?是美国。美国与日本、韩国之间的《美日安保条约》《美韩军事条约》,这种冷战的思维、冷战的军事同盟在该地区仍然发挥很大的作用。

  这种现象的存在,对于未来东北亚地区以至西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的阻碍是极大的,将极大地影响这一地区未来的经济发展。在这种冷战态势,冷战思维主导下的国家政策,必然对这一地区本来应该取得的更大的经济发展产生极大的限制和阻碍。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