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04(金一南)

摘要:当我们讲到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时候,有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选择——中国为什么最终选择了社会主义

  当我们讲到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时候,有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句话如果加以简单理解,好像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社会主义就诞生了——在世界诞生了,很快在中国也诞生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容易。社会主义在中国从能够站稳脚跟被人认识,到发展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发展成为在中国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有一段很长很艰难的历程。

  1840年,国门被踢开,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丧权辱国条约,中华民族的命运就此跌入一个历史低谷。面对如此境况,我们历经选择,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病急乱投医,什么药都吃,正方偏方全都上。

  那么,什么样的药能治好中国?

  在选择社会主义之前,实际上我们有过相当广泛的选择。比如说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运动,他所选择的思想武器,其实就是基督教义的中国化。他引进了天父、天兄,把上帝、耶稣变成所谓的天父、天兄,来改造、凝聚他的太平天国。他这种生硬的改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太平天国运动的失败,也注定了曾国藩以保卫中国的“名教”这面非常有号召力的旗帜,很快聚集起大批将心兵力,把太平天国镇压了。

  大平天国被镇压以后,就是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的洋务自强,洋务自强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中国万事皆在西人之上,唯独制器不行,那么就是机器制造、科学技术不行,所以怎么办?师夷长技以制夷。“师夷长技”主要是机器制造和科学发展,重点从这两个方面进行洋务运动。从1861年开始的洋务运动,一直搞到1894年的甲午战争,最后以甲午战争的失败,宣告了洋务运动的破产。

  这时候,清政府另一批先进的中国人,以康有为、梁启超等为代表的先进知识分子,提出中国不是器物层面不如人,而是制度层面不如人。怎么办呢?改制。康、梁当时搞的戊戌维新,它的倾向就是君主立宪。戊戌维新失败,康、梁等人被追捕,逃亡,最后“戊戌六君子”被杀头,戊戌变法也就失败了。

  接下来到了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建立共和,从制度层面对中国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造,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举!沉睡之狮翻身猛醒,共和之蓝图大功将成。现在试想,当初中国要是走向共和该多好啊,省得后来那么多战乱,那么多运动,那么多革命,那么多流血!但是这也只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设想。为什么没有走向共和?因为辛亥革命前期成果被袁世凯篡夺了。

  可是袁世凯在1916年就死了,袁世凯死之后我们还有12年的时间。我们想走向共和不是没有机会,从辛亥革命一直到1928年,我们可以充分地实验共和这个体制,可没有实验成功。这12年时间内,北京9届政府更替、24次内阁改组,换了26任统领,结果又是什么呢?军阀混战,生灵涂炭。而且辛亥革命后的1915年,我们还有过新文化运动。在当时探索中国教亡这条路上,我们不仅仅是器物层面出了问题,不仅仅是制度层面出了问题,而且思想文化领域也出了问题。

  从上述轨迹中,我们可以看到,近现代以来,不是我们在选择社会主义之前没有过别的选择,而是历经诸多选择。我们什么药都吃过了,什么招都使过了,包括法西斯主义、无政府主义、三民主义,各种各样的主义,都有人在尝试、在推广,最后才到了社会主义。所以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并不是说社会主义是一个幸运儿,而是我们反反复复选择之后的结果。

  社会主义最初传入中国的时候,是打了一个大问号的。社会主义能不能救中国?当时,中国思想界的泰斗级人物都认为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社会主义无法救中国,这对于刚刚萌芽于中国这片土地的社会主义而言,其发展的艰难程度是无法想象的。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