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061(金一南)

摘要:2011年2月28日,韩国与美国举行联合军演,就在同一天,日本与美国的联合军演也在日本的横须贺基地展开。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

文/金一南

谁在这里玩火?(东北亚篇)

  东北亚地区,是全世界经济活动最密集、产生新财富最集中的区域,同时又是军事对峙,包括冷战思维最严重的区域。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是中国、韩国、日本发挥了经济发展的带头作用。冷战思维是谁在主导?是美国。

  东北亚的争端对美国是有利的,它在摆平争端的过程中,实际上获得了对地区安全的主导权。中日韩三国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是美国最不愿意看见的局面,这也将是它在东北亚面临的最糟糕的局面。

1.美国屡施手段,意图搞乱东北亚

军事演习频发区

  2011年2月28日,韩国与美国举行联合军演,就在同一天,日本与美国的联合军演也在日本的横须贺基地展开。美韩、美日两场军事演习同步进行,这不是一种巧合。通过韩美、日美不断的演习,整个东北亚地区已经成为全世界军事演习频度最高的地区,这与韩、日、美所宣称的追求东北亚和平安全的秩序是完全不一样的。

  演习的内容,像弹道导弹的拦截等一系列动作,明显是针对朝鲜的。但是朝鲜事实上已经表现得非常明确,第一,导弹技术很有限;第二,并不具备中远程的攻击能力。美日韩各方大肆操演,可以说是两种倾向,一种是在谋划一种恐怖宣传,就是对方根本不具有的能力,故意渲染对方有这种能力,然后再反过来说这种能力对自己造成多么大的威胁。

  另一种,毫无疑问,就是加剧地区的紧张局势。这就是美国人经常说的,叫作预言的自我实现。你说谁谁谁很危险,你全力防范他、应付他,以至于你的所有行为被对方看成充满了敌意,对方不得不做出相应的防范,或者相应的一种反击态势,那么最终就形成你所说的,他是你的重大危机,他最终就真的变成你的重大危机。

  由于东北亚区域频繁的军事演习,和平气氛受到极大破坏。韩国和日本都应该考虑,韩国也好,日本也好,最终的出路是什么呢?还是要进入东北亚的经济发展进程。如果说不以这个为要务,而以冷战思维为要务的话,对这个地区的各个国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其实它们这种演习,本身就是设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出现大的麻烦,它们来接收这个政权。不管韩国方面和美国方面怎么搞,搞得怎么悬乎,实际上从这个问题来看,韩国和美国是各怀心思的。

  从美国方面来看,一旦半岛出现所谓的崩溃性形势,绝对不能让朝鲜的核技术被韩国方面所掌握。韩国方面呢,一旦朝鲜半岛出现崩溃性的形势,韩国方面一定要掌握朝鲜的核技术。那么通过这个演习,在演习的过程中,各自观察对方,对方的底案到底是什么,对方到底能动用的力量有多少,能控局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美日韩军事同盟

  2012年,韩国和日本原定于6月29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由于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韩国紧急宣布,推迟与日本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个从表面看,好像是个情报的协定,实际上是个军事同盟的基础——美日韩军事同盟的基础。如果是仅仅交换情报的话,情况会变得非常简单。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与韩国有单独的军事协定,美国与日本也有单独的军事协定,那么现在美国其实想通过这个东西,把美国与韩国的、美国与日本的军事协定,搞成一个共同的美日韩军事协定,但是担心过渡太过剧烈,所以首先从情报交换开始。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次韩国的民众表现得非常清醒,而且非常理智,这是让我们想不到的。韩国政府的意向是肯定要签,现在在民众的强大压力之下,韩国政府也讲了一句话,就讲有些东西我们还没搞清楚,包括这些相关的部门,没有把原始文本都提供给大家,提供给民众,让民众搞清楚,所以暂停。这是在韩国民众的巨大压力之下,韩国政府对自己国家利益的重新审定。

  从韩国的民意来看,他们对自己的利益选择还是很正面的,韩国人自己都分析得非常清楚了,韩国对中国的贸易量已经超过了对日本和美国的贸易量的总和。这是今天非常清楚的,韩国你到底要干什么?韩国政府,你能代表韩国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吗?你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是代表你执政集团的利益,还是你韩国国家民族的利益?在这个问题上,韩国人会做出他们清醒的判断和理智的选择,当然如果做出不清醒的判断和不理智的选择,又会怎么样呢,那么最终受害的肯定是韩国政府和韩国人民。

  韩国像在金大中时期,提出来一个比较好的理念,就是韩国要做东北亚的平衡者。这个理念能不能做成是一方面,但这个理念起码不是冷战思维的理念,不是军事同盟的理念,不是结帮打架,然后背靠大树或者仗势欺人这样的理念。要做平衡者的理念,要做调解者的理念,这个理念比签署这种什么情报交换协议表现出来的观念强得多。

  所以有时候讲,政治不光是前进的,政治后退的可能性也很大,包括国际政治,包括地区政治,它有前进,有后退,可能是进三步退两步,也可能是进两步退三步,都有这种可能。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