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057(金一南)

摘要:原来的俄军总长对于谢尔久科夫的改革方案颇不以为然,所以现在总长换成马卡洛夫大将。马卡洛夫对这个方案还是很支持的。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世界大格局 中国有态度

文/金一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俄罗斯篇)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经济逐步走出苏联腐败阶段的阴影,但国防建设还在这个阴影中徘徊。不仅仅是单一军种的问题,俄海军、空军,甚至陆军都存在一些问题。

  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掌政权之后,一个理想就是向西发展,普京认为这是俄罗斯的未来。但是,北约东扩的壁垒和欧盟东扩的壁垒,对俄罗斯形成强劲的关闭态势。

3.俄罗斯有尚武传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

  这个改革非常激进。对司令部人员也做了大幅度削减,比如俄罗斯国防部中央机构人员,加上总参谋部,总共不到1.1万人,要减为3500人,有约三分之二的削减;像海空军司令部削减人数也都在一半以上。这种削碱,实际上砍了很多职务,不光是军官的人数砍了、总部的人数砍了。指挥机构的人数砍了,很多将军还要降为上校,很多上校要降为中校甚至少校,原来俄军有一个军衔叫准尉,主要是从事技术领域方面的任务,享受军官的待遇。现在这一轮改革方案,就把准尉的军衔取消,降为士官。

  原来的俄军总长对于谢尔久科夫的改革方案颇不以为然,所以现在总长换成马卡洛夫大将。马卡洛夫对这个方案还是很支持的。

  俄军改革方案的核心是,要在2015年建成一支机动性强、训练有素、配备最新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军队。通过大幅度压缩人员、军官数额,腾出钱来搞装备。总体设想还可以,但是俄军内部好多人质疑,未来面对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从现在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和总长马卡洛夫他们所设计的方案来看,俄军未来主要是对付像美军所说的灌木丛林冲突和战争,就是小型的、地区的、快速反应式的冲突或战争。俄军内部很多人提出质疑,你未来有没有准备应对一场大规模的地面冲突,如果发生这样的冲突以后,怎么办?

  俄军取消征兵制度,建立专业化的军队募兵制,没有预备役。应付这些常规的、中小型冲突,尤其小型的是可以的。如果未来应对一场大规模冲突,没有预备役怎么完成国防动员、怎么有效地把平时机制转入战时机制,这都是很大的问题。

  谢尔久科夫和马卡洛夫的改革,在俄军中激起一次广泛的讨论、争论,深刻讨论俄军现在面临的问题,下一步的战略走向,这本身具有很大的意义,甚至这种意义比俄军进行改革的意义还要大。

  这种改革就像高速公路上转弯,有些时候不能太急,高速路上绝对没有90度的弯,它的弯道一般比较缓,而且路边是斜的,汽车在不必减速的情况下,可以把弯转过来。那么谢尔久科夫和马卡洛夫的改革方案,弯比较急,就要求这个车开到这儿急减速,甚至要踩一脚刹车,对俄军来说震荡太大。俄军这么一辆长时间高速行驶的车,如果在弯道之前做急刹车动作的话,车上很多人要被甩下来,车上很多部件可能要被损坏。俄军面临很大阻力,这个急转弯的改革能不能有效推行,能不能按照时间结点在2015年到2020年形成什么样的能力,绝不仅仅是一个纸张上的问题,只要把它设计出来,未来就能够实现。它最终要通过人去实行,通过人员的变化、机构的变化最终实现这个改革。

  这个改革甚至被视为自沙皇时期10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大约从1874年,当时由沙皇俄国的米柳京元帅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改革,到现在100多年以来,俄军第一次采取这么大的动作,包括苏军时期。

  改革对俄罗斯政坛的稳定,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但间接的震动很大。因为俄罗斯没有需要武装力量急迫完成的任务,格鲁吉亚问题基本搞定了。它不像中国,比如台湾问题,我们国家统一没完成。俄罗斯的两个棘手问题,车臣问题基本摆平了,格鲁吉亚问题也已解决。没有当务之急要使用武装力量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它有这样的时间和空隙。

  从中长期来看,车臣问题、格鲁吉亚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这一系列问题还要继续发酵,北约东扩问题,乌克兰是否要加入北约的问题,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的问题,俄罗斯认为它面临很现实的安全威胁,俄罗斯政坛反复强调,要保持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那么通过改革,到底是增强了武装力量还是削弱了力量?在俄罗斯政界也引起一些争论,当然俄罗斯军队总长马卡洛夫也讲了,恰恰通过俄军在格鲁吉亚的行动,证明俄军改革的必要性。因为在格鲁吉亚的行动中,证明俄军应对一场现代化战争能力还是有问题的。

  看起来很矛盾,和平时期、稳定时期是军事改革最好的时期,但是和平时期军事改革完成之后能不能应对未来的挑战?当和平时期度过以后,未来危险来临的时候能不能拿出有效的能力来,对俄军是个很大的考验。当然,像这样的问题,不光俄军有,美国有,可能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有:在和平时期军事改革,它的力度、步骤、最终形成效能和能不能有效推进,这些都需要加以综合考虑。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