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旧,遇见那个时候的自己(张丽华)

摘要:翻看一年前从单位图书馆借的书,赫然发现借书卡上有我还书时签下的名字。十年了,借阅过这本书的人,只有我自己。

念旧,遇见那个时候的自己

文图/张丽华(辽宁朝阳)

  翻看一年前从单位图书馆借的书,赫然发现借书卡上有我还书时签下的名字。十年了,借阅过这本书的人,只有我自己。

  想不起2009年4月因为什么细节要查阅这本第七版《外科学》,也忘了当年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可以确定的是,风花雪月不在这样的教材里,学无止境这个词,配得上自己。

  与旧时的自己偶然相遇,在无声的书页里。每一页文字,都不覆尘埃,依然清晰。

  十年了,我曾借阅过的这本书,自从还期开始,就再也没曾有人打开过。书中该是怎样的一个封闭的世界,文字与文字之间相互对白,默默无语,安静得一如远离尘世。十年里,偶遇和重逢,渺茫得遥遥无期。可能世间所有的巧合,就像冥冥之中的有意安排,没有人能一语道破天机。

  那时,我们还在旧校址办公。

  那时,我们的实验室在朝阳大街上。标本室最南侧的一个窗,整个地爬满了五叶地锦,实验室里有不再跳动的心脏,永不思考的大脑。有的人远去了,可他们却在世间存活得生动依旧,像希波克拉底一样神圣。那些青藤,记录了老旧的时光,也像岁月里抹不去的印记,不曾老去。

  仔细看了看那年随手签下的名字,黑色的字迹,自己颇感陌生而又熟悉。在虚拟的时代里,有多少有形的东西,真的如同在云里雾里,看不到也无法触及。这隔了时空的相遇,弥足珍贵而真实。

  有一种偶然相遇,是不期而遇。因为念旧,也就遇见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小链接
  张丽华,现就职于辽宁省朝阳市卫生学校,朝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网名一袋天椒。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