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胜者思维》45(金一南)

摘要:2000年美方四年防务评估所开立的两个概念,一个叫作“Anti-access”,一个叫“Area deny”。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胜者思维》

文/金一南

第三章 领导者的战略思维

  在战略思维过程中,始终要面对威胁评估,始终要筹划力量的运用,始终要思考优劣转换。作为谋取优势、争夺主导的精神活动,战略思维较量表现的矛盾对抗贯穿于整个战略思维过程的始终。战略本身就是对机遇的寻找、把握和利用。机遇是一种无形的资源,把握机遇就要把握不确定性。大多数人讨厌不确定性,真正高超的领导艺术恰恰是利用不确定性。越是存在不确定性,主观能动性发挥的空间也就越大。

战略思维的彻底性(上)

  2000年美方四年防务评估所开立的两个概念,一个叫作“Anti-access”,一个叫“Area deny”。前面的概念我们可以翻译成“反通道、反通过、反进入”,后一个概念我们可以翻译成“区域阻止、区域遮断”。这是美国人专为中国人设计的,后来参与设计的美国海军主官退休了,我们请他来演说,他在我们学校演说完了就讲:“不怕你们中国军官生气,我告诉你们,这两个概念就是对付你们的,专门为你们创的。今天的中国军力报告、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只要一出现Ani-acesss和Area deny,就特指中国,就是针对你们而来的。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战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定会通过Anti-access和Area deny,然后控制台湾海峡、巴土海峡、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除了阻止美国人的四条通道,中国人还要通过海军、空军,控制东海、黄海和南海的局部制海权、制空权,阻止美国人进入这些区域。”

  我们今天有好多大学的学者对军队不怎么了解,了解中国的区域军事力量都是通过看西方的文章,所以他们今天也写东西,在写什么呢?就是我们一定要实行区域遮断的战略。我说,这个东西是美国人提的,我们根本没有这个东西,我们要实行区域遮断的战略,我们要实行反通道的战略,不让美国的东西进来,完全把美国的东西拿来为我们所用。这完全不是我们应该采取的做法,这是美国人套在我们头上的。

  所以大家注意,当我们今天在南海、在南沙群岛这一带行动,美国人的理解是什么呢?Area deny,区域阻止,要把美国人阻拦在这个区域之外,这是它的反应。

  回想2002年,我们去美国讲学,在堪萨斯州的利文沃斯美国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这是美国陆军最核心的学院,碰见一个中国问题专家巴杰夫,晚上他请我们喝啤酒。我第一次去利文沃斯学院,晚上没什么安排,我就跟他去了。美国人喝啤酒有一个特点,你根本不用灌他,他自己就喝得东倒西歪。他跟你刚碰杯就一杯干下去,一碰杯就一杯干下去。他喝得差不多了就问我:“我问你个问题,你们中国未来最大的对手是谁?”我说:“我得先听你讲,中国最大的对手是谁?”他说:“我先问你的,你先说。”我说:“你请我喝啤酒的,你先说。”他说:“那行,那我就先说。你们老把美国作为你们未来最大的对手,错。你们最大的对手是日本,把日本好好盯住,美国不是你们最大的对手。”他们说话跟我们一样,中文的说话要诀都在“但是”以后,一听讲话讲到“但是”,你就要注意了,重点出来了。在“但是”以后,他们有个“if”,“美国不是你们最大的对手,如果你们不到喜马拉雅山以南、台湾海峡以东,中美就相安无事,好朋友,没问题。好朋友来,干杯。”我说:“我们要是到台湾海峡以东呢?我们要完成统一。”他说:“不行,不行,有麻烦,这有麻烦,有很大的麻烦。”

  你看美国人,他与中国对抗,划给我们发展范围,认为中国发展的区域就在台湾海峡以西、喜马拉雅山以北,这个区域任中国人去搞,搞中国特色的什么主义都行,出了这个区域搞中国特色的什么主义都不行。我们很多人以为美国人就反对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想搞垮我们。美国人反对的是你在哪里搞?你在这个范围搞,可以,出了这个范围不行,完成统一不行。美国人料定,台湾海峡以西、喜马拉雅山以北这个区域资源有限,空间有限,任中国发展,也发展不出太多的名堂,出了这个范围就会有大麻烦,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今天全力阻止我们完成国家统一。

  我们学校有一个同事,2004年在美国乔治敦大学做了半年的访问学者。他临走的时候,南希·塔克会见他。南希·塔克是乔治教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小布什政府的著名中国问题智囊,平常工作很忙,都在白宫,回不来,他们从来没见过。南希·塔克知道他要走,虽然是民间身份,她也知道中国军方派来的是一位学者,所以还是给他一个礼遇,请他喝咖啡。

  请喝咖啡既算欢迎,也算欢送,算很高的礼遇了。我这个同事不断地给老太太灌输,我们完成海峡两岸统一,不伤美国一根毫毛,不改变台湾任何制度的理念。“一国两制”,对方全部的政治、经济、司法、文化、财税、制度都能保留,不影响美国任何利益,不把美国从西太平洋、从亚太挤出去。对美国一点害处都没有,何必阻止我们统一呢?中国就为这个问题恨美国,很多老百姓恨他们。他说,我们如果统了,中美除了拥抱,就没别的事了,都是好事了。他说得口干舌燥,南希·塔克老太太一边品咖啡一边笑。老太太最后讲了这么一句话:“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你们永远不要以为美国会支持大陆与台湾和平统一。即使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与美国的一样,美国也不会那样做。这是美国立国原则、基本价值观念和战略利益决定的。”这不是正式会谈讲的话,这是喝咖啡讲的话。喝咖啡的时候,讲的话最为彻底。

  理论的力量在于它的彻底,如果不认识到这种战略的彻底性,温情脉脉地,怎么能加强你的这种战略思维的彻底性?

  2015年10月27日,“拉森”号非法进入我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2016年1月30日,“威尔伯”号非法进入我西沙群岛中建岛区域12海里,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政治军事挑衅。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适应不适应,这种挑衅的到来,就是考验你战略思维的对抗性。随着中国国家地位的提升、军力的提升,中美之间的碰撞开始,这一对抗,中美双方都面对极大的考验。对美方来说,这是霸权声望的测试场,不好好教训下中国,菲律宾、日本、越南,包括新加坡,都说美国就会耍嘴皮子。对中方来说,这是大国成长的必由之路,躲都躲不过去,闪都闪不开,必须要这样,没有一个新兴大国可以不经过老牌霸权的考验和检验而顺利获得国际政治经济舞台自己应有的份额。我们必须迈过这个台阶,这是无可后退的地方。

  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战略研究所的前任所长潘政强讲过:“不经过一次严重的较量和对抗,美国永远不会承认中国应有的地位和作用。”潘政强担任战略研究所所长多年,他是我的前任,2002年退休了。他于1962年入伍,2002年退休,与美国人打了四十年交道,他说:“不要以为你成长为一个大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2025年、2030年会世界第一,这样就如何,仅凭经济不行,较量一定要到来。也有可能我们做好了准备,它知难而退,没有做好准备,它一定会知易而进。”

  这种对抗性难以避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坚决性。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