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胜者思维》43(金一南)

摘要:国家利益是战略思维的出发点和归宿。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胜者思维》

文/金一南

第三章 领导者的战略思维

  在战略思维过程中,始终要面对威胁评估,始终要筹划力量的运用,始终要思考优劣转换。作为谋取优势、争夺主导的精神活动,战略思维较量表现的矛盾对抗贯穿于整个战略思维过程的始终。战略本身就是对机遇的寻找、把握和利用。机遇是一种无形的资源,把握机遇就要把握不确定性。大多数人讨厌不确定性,真正高超的领导艺术恰恰是利用不确定性。越是存在不确定性,主观能动性发挥的空间也就越大。

战略思维的整体性和对抗性

  国家利益是战略思维的出发点和归宿。离开了这一点,万事皆空。1989年,《辞海》中还没有收录“国家利益”这个词,充满了关系的那种词汇比较多。1989年10月,邓小平讲:“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来谈问题和解决问题。”这是我们中国的战略思维。离开这个最高准则,你就谈不上什么战略思维,尤其是中国的战略思维。这是我们中国的战略思维最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就是以中国的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而不是以人家的利益为最高准则,或者以你自己的利益为最高准则。这是真正有效的战略。

  现在我们讲战略思维的主要特征。

  第一,战略思维的整体性。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提道:“说战略胜利取决于战术胜利的这种意见是错误的,因为这种意见没有看见战争胜败的主要和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全局和各阶段关照得好或关照得不好。”“任何一级的首长,应当把自己注意的重心,放在那些对于他所指挥的全局说来最重要最有决定意义的问题或动作上,而不应当放在其他的问题或动作上。”

  ①《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毛泽东1936年12月在中国抗日红军大学的讲演,始由八路军军政杂志社印行单行本,后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该文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战争观,批判了“左”倾机会主义在战争问题上的错误,分析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和规律,系统地说明了有关中国革命战争战略方面的诸问题,制定了适合中国革命战争特点的战略战术。——编者注

  这就是战略思维的整体性。毛泽东第一句话实际上就坚定地否定了细节决定成败。战略方向正确,细节决定不了成败。方向错了,停止就是进步,倒退是更大的进步。方向错了,战略错误了,搞得越细,败得越惨。

  第二句话是注意自己的重心,整体性不是让你眉毛、胡子一把抓,不是说所有条子都是你批,你不批,谁也报销不了;不是所有仓库钥匙挂到你身上,你不开门,谁也进不去。那不叫整体,真正的整体是什么呢?是重心,是枢纽,是关键环节,平常可以放,关键点必须紧紧抓住。

  第二,战略思维的对抗性。对抗性是我们最不适应的,我们喜欢和谐,喜欢双赢,不喜欢对抗。

  你看我们的体育项目,只要隔了一张网,中国人都有戏。不用说乒乓球,羽毛球打得也很好,女子排球在里约奥运会也夺了冠军,打出了女排精神,只要隔张网子就可以。

  没有网,进行身体对抗,身体激烈接触了,就不行。足球运动,我们发展了多少年,水平一直上不去,篮球与世界水平也有不小差距。这不仅仅是决心问题、金钱问题,如果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那就想得太简单了。请了那么多外援,那还是中国足球吗?满场踢的,这个队、那个队,不是白人,就是黑人。

  说对抗,我们就比较差了。战略思维本身是一种谋取优势、争做主导的精神活动。它表现的矛盾对抗贯穿于整个战略思维过程,始终避免不了。战略思维是一定要追求优势的。比如说,韬光养晦是不是战略思维?你简单地看,它不是,是要后面有所作为,韬晦也是要通过这个行为展示低调,赢得时间,积攒实力,等待时机,通过对抗,变被动为主动,掌握并主导局面。它最后是有所作为的,一定要达到一个目标。所以说,战略思维本身就是要谋取优势、争做主导的精神活动。这个精神活动本身就决定了其中的对抗难以避免,甚至你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关键时刻的实力对抗做准备。

  2012年2月,南京访日代表团与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会见,河村市长称南京大屠杀是不存在的。当时南京代表团负责人南京市常委政法书记说,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学习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这是事先准备好的外交表态口径,对方变了,突然间宣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我方依旧照本宣科说南京人民热爱和平,学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会谈不但没有终止,反而继续进行,最后双方交换礼品。

  第二天,日本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这一消息,右翼报系《产经新闻)更是放在头版头系:“名古屋市市长向中国南京代表团发表否认南京事件的谈话,中方没有否认。”引起轩然大波。

  外交部连夜召开记者招待会表示强烈抗议。南京代表团回来说,他们当时表达过这个意思,他们翻译得不对,没翻清楚。但日方有准确的记载。我们培养出一批官员领导者,他们以关系为核心,千万不能出错,都小心谨慎。只要不犯错,就能上位,有错就不能上,最后导致什么?在国家面临严重挑衅的时候无所动作。

  考虑外交大局,千万不能破坏中日关系,就是这种包袱把我们压死了。周恩来讲过“外交无小事”,写成外交经典,所有人要背,千万别小视,就按照表态口径,没有表态口径的其他话别多说。碰见这种情况,不敢强烈抗议,不敢断然终止会谈,结果酿成这种外交局面。

  当年周恩来说外交无小事时,要注意他的时代背景。那时没有几个国家跟我们建交,没有几个外国人来。结果,来一个外国人,我们像看外星人一样,上街围观。所以外交无小事,吃喝拉撒睡都得照顾得一流。尼克松访华,尼克松的菜单由周恩来一个一个定。今天再不能这样了,外交就是有小事,吃喝拉撒出问题就出问题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当然也有大事,国家利益就是天大的事

  我们要有个容错度,尽量不要出错,出现问题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觉得什么问题都非常紧急、什么错都不能出,真正面临大事的时候,你就精力不济了。这是我们要注意的战略思维的对抗性。不能预见威胁就要有所警惕,预见威胁就要立即采取对抗行动。注意,是立即采取对抗行动,而不是回去商量商量、斟酌斟酌、研究研究、讨论讨论再批准,那样的话,一切皆晚。南京代表团这次外交事件后,我们外交部抗议了,南京政府全面否认,然后强烈反击,可一切都晚了,你没有立即行动,你就是晚了。

  我们最后总结出:在战略思维过程中,始终要面对威胁评估,始终要筹划力量的运用,始终要思考优劣转换。作为谋取优势、争夺主导的精神活动,战略思维较量表现的矛盾对抗贯穿于整个战略思维过程的始终。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