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81(金一南)

摘要:提到刘长胜带回密码,涉及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跟李立三有关。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第八章  洪流

  共产国际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对中国革命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先后有不少人物被派到中国来指导革命,这些来的人有成功的,有不那么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维金斯基在“南陈北李”之间穿针引线,推动了中国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马林参加了中共“一大”。鲍罗廷在指导中国革命时过于相信蒋介石,使中国革命吃了很大的亏。米夫最早提出了在中国农村可以建立农民苏维埃,还最早提出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罗米那兹提议撤销毛泽东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

李立三是一位电报密码专家

  共产国际先后派了三个人带回密码,要建立与中共中央的联系。阎红彦和张浩两个人带回来的密码都没有发生作用,刘长胜带回的密码,最终恢复了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的联系。

  提到刘长胜带回密码,涉及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跟李立三有关。

  在长征的过程中,很多人都已经把李立三给忘记了。因为1930年3月的“立三路线”之后,李立三被解除了政治局委员的职务,调往莫斯科,一去就是15年,从1930年一直待到抗战胜利才回来。而且其中有两年,李立三甚至是在苏联的监狱中度过的,品尝了苏联内务部人员对囚禁者的刑罚,包括肉刑。

  李立三当时吃了很多苦。用他自己的话讲,他在苏联期间“终日提心吊胆,谨小慎微”,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但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他还在积极努力地为党工作。当时的共产国际派刘长胜回国传递密码,这个密码就是李立三编译的。

  李立三在上大学的时候,数学非常好,对数学的感悟很深,这为他编译密码打下了基础。1935年春天,也就是遵义会议过后不久,共产国际把李立三派到邻近新疆的阿拉木图建立一个交通站。这个交通站的作用,就是为了方便国内人员的来往,同时了解新疆的政治情况。更重要的是,共产国际想通过李立三在阿拉木图建立的交通站,设法恢复与中共中央的联系。

  李立三到了阿拉木图之后,派了两批人带着密码回国,但是两次都没成功。最后刘长胜也是从阿拉木图出发的,他带着李立三亲自编译的一套更加难以破译的密码,回到中国。终于,在1936年6月16日,共产国际收到了中共中央按照李立三编译的密码拍来的电报。这个在当时可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更有意思的是,这封电报收到之后,莫斯科谁也翻译不出来,因为这个电报的破译密码在李立三的手里。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康生,带着电报来到了高加索,找到了当时正在疗养的李立三,由李立三翻译出来。

  这是长征后,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沟通的第一封电报,电报是毛泽东起草的,内容是报告中国国内的形势和党内的形势。内容非常简短,就是:你们派出了几个人,林仲丹(即张浩)11月就到了,阎红彦、罗英(就是刘长胜)均到了。但有七个人已到达苏区边境,被民团杀害六人,余一人及电台尚在民团手中。

  电报内容本身也许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的电讯联系终于恢复,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大的事情。

  此前,共产国际对中国的指导是时有时无的,最主要的就是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中,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国际视野、战略视野被打开。这使中共早期的领导人,看见了一个更大的局面。当自己在棋盘上经营棋子的时候,他们开始关注全局。

  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的电讯恢复后,同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共产国际和斯大林本人对中共中央的一系列指示,使得中国共产党人在“西安事变”前后对国际局势有一种更加清醒的、更加理性的认识。

  想想,这是多么巧合,如果当时电讯不能恢复,中国共产党人在消息闭塞的情况下,“西安事变”也许又会是另外一种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说,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指导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指导,大革命时期的错误甚多,土地革命时期错误也不少,但到了土地革命之后,抗日战争爆发之前,前后统一战线的形成,这个过程中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指导,和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对中国革命的指导,已经朝从错误的,到不那么错误的,到比较正确的方向发展。这说明斯大林对中国革命,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也要有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抗日战争时期达到了开始趋于完善的地步。

  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联系的恢复,使中共获得了一个更重要的情报消息来源和国际视野。到1943年,第三国际解散之后,中共与共产国际的联系,完全转入了与苏共中央、与斯大林本人的联系,完成了这样一个替代。也就是说,以后这个联系虽然有所变化,但始终再没有间断。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成绩。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