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胜者思维》34(金一南)

摘要:各国都在说海军纪律最差了,他们上岸都是一伙醉汉。其实我们一点酒没喝,就是晕岸。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胜者思维》

文/金一南

第二章  危机中的领导者

  问题是带人走出困境的最好向导,危机是教人进行创造的最好老师。机制再完美,本身不会自动发生作用,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人,尤其是危机处理中的领导者,任何机制无论如何严密、完善,最终仍然无法取代危机中人的意志、洞察与决断,正是这个因素真正赋予危机处理机制强大的生命力,真正的生命力是人赋予的、人的意识赋予的,忧患意识、危机意识赋予的。

严重的危机感往往使危机本身得以避免(中)

  各国都在说海军纪律最差了,他们上岸都是一伙醉汉。其实我们一点酒没喝,就是晕岸。我们第一批在亚丁湾巡航,因为没有基地的补给,170舰在海上连续执勤三个半月。886舰执勤时间更长,170舰回来了,它还不能回,连续执勤六个月。人是陆地动物,我们十八天产生晕岸,人家坚持六个月,人的耐受达到了极限。海军的同志讲,工作很难做,内部吵架的、一点小问题就打架的、在海上可能动刀子的,这种暴力事情真的很多。为什么呢?因为精神上的崩溃。上岸转上一个半小时回来,各个满面红光,精神焕发,什么工作都能做,好好的,很正常。我们急需基地,不是因为中国要扩张,我们是要完成我们的补给任务,我们在前出亚丁湾巡航之前没有这个切身的感受。你问问海军官兵我们需不需要海外基地,众口一词,与中央保持一致,不需要海外基地。你现在再问问,他们都说太需要海外基地了,要登岸,要补给,要上淡水、上蔬菜,人要到陆地上转一转。这就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没有这个存在,就没有这个意识。我们今天有海外存在了,我们决定了我们的意识,我们必须扩大我们的这种存在。

  这就是机遇,索马里海盗危机给我们提供了机遇,我们极大地扩展了。阿基诺三世给我们提供了机遇,我们今天完成了对黄岩岛的牢牢掌控,通过黄岩岛控制了中沙群岛。没有阿基诺三世捣乱,在黄岩岛我们树主权碑,被菲律宾砸了;树他的,我们再砸他的碑;树我们的,他又砸我们的;树他的,我们再砸他的。双方互相砸碑砸了十几年,自从黄岩岛事件以后,再也砸不成碑了,他靠近不了了,我们彻底把他赶出去了。他想闹事,想夺占这个岛,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利用黄岩岛事件完成了对中沙群岛的掌控——黄岩岛是中沙群岛的主岛,这是危机时间处理。

  野田内阁的“购岛”行为使我们今天钓鱼岛维权行动有了大幅度的进展,中日今天在钓鱼岛斗争激烈。前不久,总参系统请了一个日本人,他到我们内部放开了讲日本的态度,我们听了都非常生气。他说日本今天的“左中右”团结在一起了,为什么呢?觉得被中国人欺负了,认为我们欺负他们。他说:“今天日本对钓鱼岛的感觉就跟你们当年对九一八的感觉一样,九一八日本压迫你们了,今天你们压迫我们。1971年以来你们根本不声明钓鱼岛是你们的,你们根本不来。你们现在来了,武力逼迫,我们被你们欺负了。”

  今天我们看斗争激烈是我们维权的重大进展。邓小平1978年提搁置争议,当时只这么提,为什么呢?力量与目标成正比,力量达不成,目标达不成。1978年我们根本没有那样的远洋力量,到不了钓鱼岛,没有船,没有这样的人,现在我们可以了。这就是目标在不断地调整,钓鱼岛现在的激烈斗争,看似是日本给我们提供的时机,其实从本质上,我们从来没有后退,权益是我们过去丢掉的,但是我们现在前推,利用对手犯错,我们再往前推,这就是抓住危机中的机遇。

  所以,只要不怕事,越有挑衅,越有改变现状的机会。不要把挑衅都看成坏事,处理得当,它往往会变成好事。你看俄罗斯,乌克兰这轮挑衅说实话谁都没想到,我也没想到,当时乌克兰已经把亚努科维奇赶下台了,亚努科维奇到处流亡。然后那一周让我做军事评论,评论俄罗斯会不会采取军事干预,因为当时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有一个“一南军事论坛”,每周都要评论一次当周的重大军事热点。当时做评论,我就犯了一个错。评论问俄罗斯会不会干预乌克兰局势。我说,估计不会的,乌克兰局势还在发生变化,俄罗斯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做一个静观者,静观乌克兰变化,它有很大的余地,然后行动不行动、采不采取军事行动都来得及。我刚刚评论完,广播电视台播了刚两天,普京就采取了行动,进入克里米亚,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低估了普京,普京利用对手犯错的机会,利用对手2月21日通过的解决方案,2月22日就把亚努科维奇赶下台,利用对手以为这一轮把亚努科维奇赶下台获得大胜,乌克兰的分裂从此开始。普京果断行动,让对手承担犯错的代价,把克里米亚拿了过来。

  当然俄罗斯内部很难,但是他今天要牢牢地掌握克里米亚。你看普京利用对手犯错的机会坚决行动,越有挑衅,越有改变现状的机遇。3月1日,普京正式对克里米亚采取军事行动那天,媒体评价说3月1日后冷战时期正式结束。冷战是美苏抗衡,后冷战时期,苏联解体了,美国独霸。3月1日标志着后冷战时期结束,一个平衡力量出来了,这个行动对我们多有利,我们的战略压力得到了极大的舒缓。美国人转移亚太也好,亚太再平衡也好,不得不再一步深度搁置。普京的处置就是应了基辛格的话——最好的反危机策略就是以危机对付危机,你乌克兰不是通过这次的危机给我形成了很大的挑衅吗?全面地投靠西方。好,我给你来一个反危机,让你充分地承受这个代价。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