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69(金一南)

摘要:1931年夏天,南京国民党军事当局关押、审判外籍人士牛兰夫妇的事件,一度成为当时的头条新闻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第八章  洪流

  共产国际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对中国革命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先后有不少人物被派到中国来指导革命,这些来的人有成功的,有不那么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维金斯基在“南陈北李”之间穿针引线,推动了中国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马林参加了中共“一大”。鲍罗廷在指导中国革命时过于相信蒋介石,使中国革命吃了很大的亏。米夫最早提出了在中国农村可以建立农民苏维埃,还最早提出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罗米那兹提议撤销毛泽东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

“牛兰夫妇案”引出李德身份之谜(下)

  1931年夏天,南京国民党军事当局关押、审判外籍人士牛兰夫妇的事件,一度成为当时的头条新闻。直到1937年8月27日,日本侵略军炮轰南京时,牛兰夫妇才得以逃出监狱。

  牛兰夫妇被捕后,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曾全力开展营救。中共中央方面派出营救牛兰夫妇的主要负责人是潘汉年,共产国际派驻在上海营救牛兰夫妇的是佐尔格。

  佐尔格是德国人,也是大名鼎鼎的苏联情报工作者。在“二战”期间德国疯狂进攻苏联的时候,包括在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会战的时候,由于佐尔格成功地搜集到了日本不会大举进犯苏联的情报,及时向斯大林报告,使斯大林能够从东方抽掉大量的兵力放在西部战线,使莫斯科没有被攻陷,而且苏军对德军的反击提前了。

  这是佐尔格的情报对苏联的巨大贡献。佐尔格由此被苏联的情报机构当作了一个雕像,认为他是苏联情报局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情报工作者之一。甚至到了1964年,佐尔格还被赫鲁晓夫追授了“苏联英雄”的称号。

  佐尔格与牛兰有很多相似之处。

  一是两人年龄相仿。牛兰生于1894年,佐尔格生于1895年,

  二是两人出生地相近。牛兰出生于乌克兰,佐尔格出生在高加索。

  三是两人的工作语言都是德语。牛兰是因为在欧洲活动和在比利时、瑞士等国工作的需要,夫人又是通晓多门外语的语言天才:佐尔格的条件则更优越一些,父亲是巴库油田的德国技师,母亲是俄国人,佐尔格3岁时就随父母迁往德国柏林定居。

  四是两人参加革命的经历也十分相似。首先,两人都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且表现英勇:牛兰因此进入圣彼得堡军事学校学习;佐尔格则在战场上两度受伤,获得德国政府颁发的二级铁十字勋章。其次,两人都因战争而走向革命:牛兰在推翻沙皇的二月革命中加入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中率队攻打冬宫;佐尔格则在此期间加入了德国共产党,并于1925年3月秘密取得苏联国籍同时加入了苏联共产党。

  现在两个人都在上海,都是秘密工作者。虽然从属不同,牛兰负责共产国际在上海的联络站,佐尔格负责苏军总参谋部在上海的工作站;虽然牛兰已成国民党的阶下囚,佐尔格依然是租界的座上客,但作为秘密工作者都深知工作的危险,更知救援的珍贵。

  佐尔格的公开身份,是德国报纸《法兰克福新闻》驻上海记者,主要研究中国农业问题。苏军总参谋部派佐尔格来中国,主要任务是针对日本。当时,日本昭和军阀集团已经崛起,其咄咄逼人的扩张野心,对苏联东部的安全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开展针对日本的情报工作变得迫在眉睫,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战略价值。但日本又是世界上公认的最难开展情报工作的地方。精明的佐尔格把他打入日本的跳板选在了上海。他一面在上海滩为《法兰克福新闻》攢写枯燥乏味的农业评论,一面精心构筑上海工作站,做进入日本的各方面准备。该工作站后来被人们广泛称为“佐尔格小组”。他还发展了两个日本人,这两人成为佐尔格后来去东京开展情报工作的重要帮手。

  佐尔格当时就和潘汉年两个人在上海,共同完成对牛兰夫妇的营救。怎么营救呢?当时,佐尔格就向莫斯科建议,要求立即派专人送2万美元到上海,用这2万美元打通关节,完成营教。佐尔格向莫斯科报告说,中国的法院系统是相当腐败的,用钱打通关节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当时,苏军总参谋部马上行动,为了保险起见,派了两个人送钱。两个人每人带了2万美元,实际上就是4万美元。两个人走两条线路,而且两个人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另外有一个人还在完成与自己相同的事情。这样确保即使有一人出了问题,另人也能把钱送到;即使出了问题的人泄露口供,另一人也不会暴露出来。

  因为当时九一八事变已经发生,东北地区被日本人完全控制。考虑到德国与日本关系不错,苏军总参谋部就选派德国共产党党员执行这样一次送款的任务。最后两位送钱的德共党员都完成了这项颇具风险的任务,先后穿越中国的东北,抵达上海,把钱送到了佐尔格手里。

  这两个人都是十年以上党龄的党员,一个叫赫尔曼•西伯勒尔,他晚年撰写文章的时候还非常激动地回忆,安全到达上海以后,和在共产国际、苏共、苏军总参谋部都大名鼎鼎的情报员佐尔格热情拥抱的情景。另外一位送款员就是奥托•布劳恩,他就是后来所谓的“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共的顾问”。

  当年一个苏军总参谋部派到中国送款的送款员,怎么就变成了共产国际派驻中国的军事顾问了?这里面又有些什么名堂呢?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