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胜者思维》33(金一南)

摘要:德国已故总理施密特说过:“真正的问题永远难以解决,最高的境界实际上就是转换。”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胜者思维》

文/金一南

第二章  危机中的领导者

  问题是带人走出困境的最好向导,危机是教人进行创造的最好老师。机制再完美,本身不会自动发生作用,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人,尤其是危机处理中的领导者,任何机制无论如何严密、完善,最终仍然无法取代危机中人的意志、洞察与决断,正是这个因素真正赋予危机处理机制强大的生命力,真正的生命力是人赋予的、人的意识赋予的,忧患意识、危机意识赋予的。

严重的危机感往往使危机本身得以避免(上)

  德国已故总理施密特说过:“真正的问题永远难以解决,最高的境界实际上就是转换。”战略的最高境界是因势利导,而不是把对方吃掉,你今天能吃掉吗?我们能吃掉美国吗?美国能吃掉我们吗?我们能让日本永远沉没吗?让那个岛沉到海底去吗?日本能再一次侵略中国吗?谁都不行,今天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管喜欢不喜欢,不管愿意不愿意,只有共存一途,虽然要斗争,虽然要冲突,但是共存是倾向,那么怎么实现因势利导呢?

  这就要善于利用不确定性,情况越明了,不确定性越小,领导艺术发挥的空间也越小,反之,不确定性越大,领导艺术发挥的空间也就越大。我们今天的人不喜欢风浪,跟毛泽东不一样。毛泽东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他觉得,风浪小了,显不出这个掌舵人的本事,等风浪大一点,能看到我操船的本事。我们觉得风浪不能大,风浪一大,我们的船就翻了,这种状态就不行。要想真正地实现转换,你就得利用这个不确定性,什么都搞得清楚,哪有你的发挥空间呀?那就是三岔口,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你也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这个时候双方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是你发挥空间最大的时候。危机处理理论,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一个最根本的要诀就是,领导者站出来,让别人看见你。就是这么一句话。实现转换,利用不确定性,最关键的就是不怕事,不怕事,你就能把这个事态往有利的方向转化,你就能够有效地遏制危机的危害面,利用危机的功能面。不要以为危机都是灾难,危机都有功能面,要利用危机的功能面。

  马航空难后,我们提出来在南沙群岛建机场,我们急需在南海岛屿建立机场和搜救中心,以维护南海航道的安全,这就是危机的功能面。我们平常要在南沙群岛建机场,那毛病大了,“中国威胁论”就会冒出来。这回空难搜救连美国也来了,大家都来了,却找不出失事飞机来,证明了什么呢?这个区域太重要了,这个区域的搜救能力太重要了,所以我们要在南海建机场,增强这种保证国际航道安全的防守能力。多好!这就是危机的功能面。

  索马里海盗危机也给我们提供了机遇。我们海军潜出亚丁湾巡航,如果没有索马里海盗危机,我们海军到亚丁湾肯定又会被认作“中国威胁论”大幅度的翻版。现在美国呼吁你去,北约呼吁你去,日本从内心里不愿意,但也不敢吭气,我们就去了,跟它们都开展合作。这是多好的机遇呀。潜出亚丁湾,是我们前所未有的机遇,而且我们潜出亚丁湾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包括我们现在认识到在海外建军事基地的问题,这种改变极为重要。我们以前一说中国政府对外声明,就说永远不在海外建军事基地。这些声明中好多都是自断退路,说话都太绝对,我们是唯物主义者、唯物主义若要认识到事情永远在不断地变化,你说水远不建、现在要建、只能去修改原来的声明了。

  前不久就有人来让我们帮着出出主意,怎么把它变过来,要建海外军事基地。我说,你现在一定要抓住这一点,中国要做负责任的大国。我们要负责任。以前发起家来了,修一善防盗门,就管家里的事儿,别人打得头破血流,我都不管。现在不行了,中国要负责任。怎么负责任?打开防盗门,在我楼道里打架不允许,在楼道门前打架不允许,在社区打架不允许,我要走出去负责了。所以要建海外军事基地,不是说我们要扩张,而是说我们要履行国际义务,要与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大国地位相适应,我们要建海外军事基地,要走这一步。

  2006年我参加中美首次联合军事演习时,坐我们海军舰队从青岛出发,横跨太平洋。我们海军舰队,北海舰队两条舰——113舰、881舰,横跨太平洋。海上连续航行十八天到夏威夷,然后中美第一军演演习完了,在海上连续航行十六天,到达美国西海岸的圣迭戈,跨越太平洋用了三十四天的时间。

  我们在夏威夷登岸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个航海特有的现象,叫作晕岸,上了岸走路都晃晃悠悠的,因为你在军舰上一天24小时甲板上都是横仰俯仰,就是这么晃动,一天24小时起床、吃饭、工作,你都在找平衡,深一脚浅一脚。十八天形成固态了,到夏威夷登岸时,上岸就感觉陆地还在动,所以你还在找平衡。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