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68(金一南)

摘要:顾顺章指认的另两个人物就是牛兰夫妇。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第八章  洪流

  共产国际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对中国革命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先后有不少人物被派到中国来指导革命,这些来的人有成功的,有不那么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维金斯基在“南陈北李”之间穿针引线,推动了中国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马林参加了中共“一大”。鲍罗廷在指导中国革命时过于相信蒋介石,使中国革命吃了很大的亏。米夫最早提出了在中国农村可以建立农民苏维埃,还最早提出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罗米那兹提议撤销毛泽东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

情报要员叛变,中共主要领导人死里逃生

  牛兰夫妇是共产国际在上海工作站的重要负责人,负责共产国际在远东的信息流、人员流、资金流等工作。牛兰夫妇被捕,使得共产国际在远东的工作受到非常大的打击。

  当时,牛兰夫妇隐蔽非常深,身份无法查实,工作性质也无法查实,租界当局无可奈何。

  那时的上海有个特点,全世界的各种投机者使用各种合法的、非法的、地上的、地下的手段,淘金的、骗钱的,在上海比比皆是,遍布租界内外,见怪不怪。牛兰夫妇被捕,从口供、身份辨别不出来要害证据。案子虽然棘手,但查无实据,只好放人。

  但就在这个关键点出了大问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

  顾顺章在大革命时期担任过上海工人武装力最纠察队副总指挥,一度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他在1927年八七会议上被选为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六大”以后担任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28年年底,中共中央成立中央特别任务委员会,领导特科工作。特科负责人是时任共产党总书记的向忠发、中共中央实际负责人周恩来,第三人就是顾顺章。顾顺章对党的秘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的叛变使中国共产党面临严重损失。

  幸亏打入敌人内部、给徐恩曾做机要秘书的钱壮飞在顾顺章叛变的第二天获得情报,立即向周恩来报告。周恩来当机立断,在聂荣臻、陈赓、李克农、李强等人的协助下,连夜布置中央机关和人员向外转移。对此事聂荣臻同志有段回忆,说:“那两三天非常紧张,恩来和我们都没合眼,终于抢在敌人之前完成任务。

  国民党军政人员按照顾顺章的口供扑到上海,把各个据点一扫而光,但绝大多数据点都没有找到。后来,据说国民党“中统”负责人陈立夫仰天长叹:“活捉周恩来只差了5分钟。”当然,他说得太绝了,哪是差5分钟,周恩来同志其实早就转移了。

  后来周恩来多次讲过,要不是钱壮飞同志,我们这些人都会死在反动派的手中。

  顾顺章的叛变导致中共中央大转移,直接促使周恩来于1931年12月上旬前往中央苏区。虽然在周恩来的领导下,顾顺章叛变的影响被减到最低,但损失还是难以避免。外面的人容易走脱,已被关在国民党监狱的,危险就接踵而至了。

  最典型的就是恽代英。

  恽代英于1930年4月在公共租界被捕。他当时机智地抓破脸皮,化名王某,在监狱中并没有暴露身份。在周恩来的指挥下,中央特委的营教工作颇见效果。老闸巡捕房的探长被塞上一笔厚礼“打招呼”,使恽代英获得从轻发落,转押苏州陆军监狱。江苏高等法院的法官也被疏通了关节,准备将恽代英提前释放。

  周恩来已经派人到苏州去给将出狱的恽代英送路费了,恰在此时顾顺章叛变了,直接指认即将释放的苏州陆军监狱“王某”是中共重要领导人物恽代英,导致恽代英最终遇害。

  顾顺章指认的另两个人物就是牛兰夫妇。

  顾顺章与牛兰夫妇打过交道。1931年年初,共产国际派遣两名军事人员到上海,准备去中央苏区做军事顾问。牛兰夫妇将此二人装扮成传教士,中国共产党方面则由顾顺章安排这两人潜入瑞金。后来行动没有成功,两人返回上海后,牛兰夫妇迅速将他们送上外轮离境。顾顺章叛变后,立即指认了这件事。但由于牛兰夫妇行事谨慎,不直接与中共地下工作者接触,也包括顾顺章本人。顾顺章倾其脑袋瓜里的所有,也只能供出共产国际在上海有一个“洋人俱乐部”,负责人是个绰号叫“牛轧糖”的德国人——牛兰(Noulens)的发音与德文牛轧糖(Nougat)相近。

  当时,国民党方面正苦恼跑掉了周恩来这条大鱼,一听有共产国际的“洋人俱乐部”,马上高度兴奋起来,迅速认定在上海租界被捕、操德语、国籍得不到确认的牛兰夫妇,就是顾顺章所说的“牛轧糖”——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洋人俱乐部”负责人。

  1931年8月,牛兰夫妇被“引渡”,在大批全副武装的宪兵押解下由上海前往南京。

  国民党方面力图以此为突破,一举切断中国共产党的国际联络渠道,使共产国际的远东联络体系瘫痪。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共产国际和联共中央被迫做出反应,开始组织营救牛兰夫妇。具体的营救工作,交给了苏联红军总参谋部远东情报局的上海工作站。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