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53(金一南)

摘要:在红军中,有两位非常重要的将领,一位是彭德怀,一位是林彪。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第七章  狂飙突进

  那是一个热血澎湃、狂飙突进的时代。中国共产党的一批年轻人浴血奋斗,国民党的一批年轻人也在拼命奋斗,共产国际的一批年轻人也在奋斗。这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干大事的时代,也是一个年纪轻轻就丢掉性命的时代。列宁去世的时候不到54岁。斯大林42岁当上总书记。蒋介石39岁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李大钊就义时还不到38岁。毛泽东34岁上井冈山。周恩来29岁主持南昌暴动。博古24岁出任中共中央临时总负责人。没有一个人老态龙钟,没有一个人德高望重,而且没有一个人研究长寿、切磋保养,都是主义、奋斗、牺牲、救亡。这样的现象应那个时代而生,也应那个时代而完成。

红军著名将领彭德怀:大勇之中有大智

  在红军中,有两位非常重要的将领,一位是彭德怀,一位是林彪。

  彭德怀是一团烈火,毛泽东曾经写诗赞赏他是“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诗词对彭总的赞誉,恰如其分地反映出彭德怀的气势,就是关键时刻敢于横刀立马,把彭德怀烈火一般盖世无双的勇气描写得淋漓尽致。

  彭德怀与毛泽东第一次会面,是在宁冈县茨坪一家中农的住房里。彭德怀走进屋内,看到一个身材颀长的人向他伸出手,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湘潭口音:“你也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了!今后我们要在一起战斗了!”

  ①宁冈县,江西省西南部的一个山区小县,2000年5月11日国务院取消宁冈县的行政区划,统一纳入井冈山市管辖。

  这句话开始了他们31年共同战斗的生涯。

  一直到1959年。

  井冈山斗争初期,毛泽东揣两本最宝贵的书——《共产党宣言》《三国演义》,彭德怀也揣两本最宝贵的书——《共产主义ABC》《水浒传》。

  有些人说大智才能产生大勇,而彭德怀是反过来的,大勇产生大智。

  1928年9月,红五军取消团、连番号,编为五个大队和一个特务队。在三个多月的转战中,部队减员1000余人,张荣生、李力英等骨干牺牲,意志薄弱者或投机者也相继离队或叛变。四团团长陈鹏飞忍受不了艰苦,告辞还家。四大队队长李玉华以打民团为由,拉着全队逃之夭夭。一大队队长雷振辉在彭德怀集合部队讲话时,突然夺过警卫员薛洪全的手枪,瞄准彭德怀就要开枪。

  在众人皆惊呆的千钧一发之际,新党员黄云桥一手扳倒雷振辉,一手拔枪,将雷击毙。

  彭德怀面不改色,继续讲话。他说:“我们起义是为了革命,干革命就不能怕苦,怕流血牺牲,今天谁还想走,可以走。”又说,“就是剩我彭德怀一个人,翻山越岭也要走到底!”

  一声号令出发,无人离队。

  彭德怀这种镇定自若,非一般人能比。

  1930年7月,当时是按照李立三所提出“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口号,发动全国总暴动,工农红军因为接受李立三的指挥,所以红三军团也必须行动。

  彭德怀率红三军团猛攻长沙。

  国民党第四路军总指挥何键在城内出示布告:“市民住户不要惊慌,本人决与长沙共存亡。”并亲到城外督战。后来见红军攻势如排山倒海,湘军溃兵似洪水决堤,他想逃跑时两腿软得连马背都爬不上去了。最后由马弁架着扶着,才逃到湘江西岸。

  ①马弁:旧时跟随军官的待卫人员。

  彭德怀率兵8000,何键率兵30000。30000败于8000,被彭德怀俘去4000多人,枪3000多支,轻重机枪28挺,迫击炮20多门,山炮2门,还丢掉了省会长沙。从未如此狼狈的何键几乎精神崩溃,猫在船舱里见到岸上有胸系红兜的进香人,也以为是彭德怀部下,连连惊呼红军追来了,随从再三劝解也不能稍安。

  彭德怀攻陷长沙,使当时提出“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李立三,得到有力支撑。8月6日,他声如洪钟般地在中央行动委员会上报告《目前政治形势与党在准备武装暴动中的任务》:“同志们!目前中国革命的形势,正在突飞猛进地向前发展,已经显然表示着到了历史上伟大事变的前夜……”

  “这回红五军攻打长沙,红军的兵力只有三四千人,何键的兵却有七个团以上,但红军与何键部队接触的时候,何键部队都水一样地向红军投降……现在红军进攻武汉的时候,又怎么知道不会遇着这样的形势?假使是可能的——的确不仅是可能而且是必然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领导红军进改武汉呢?让红军远远地等候武汉工人暴动,是怕只有书呆子会这样想……”

  其实敌人并没有“水一样地向红军投降”。彭德怀后来说,每次消灭白军,都是红军硬打死拼。红军的军事技术也还非常落后。占领长沙前在岳阳缴获了几门野炮和山炮,全军上下除了彭德怀和一名朝鲜族干部武亭,竟然无人会用。结果只好由军团总指挥彭德怀和武亭亲自操炮。

  要总指挥亲自操炮的红军,也总算建立了自己的炮兵。有了炮兵的红军攻占长沙,不能不使中外震惊。

  此役彭德怀不仅创下红军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光辉战例,而且创造了十年土地革命战争中,红军攻下省会城市的唯一战例。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对斯诺回忆这次战斗时说:“对全国革命运动所产生的反响是非常大的。”

  大革命中共产党人最恨的,除了蒋介石,便是何键。蒋介石反共最著名的是“三二〇中山舰事件”和“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何键反共最著名的也有“五二一马日事变”和六二九通电“清党”,两湖革命青年和工农群众死于何键之手者,不计其数。对罗霄山脉的工农武装割据,何键比蒋介石早两年多就开始“清剿”。他向浏阳县县长彭源瀚说,对共产党人“宁可错杀,不可错放”。他还对宁远清乡督察员欧冠说:不要放走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如遇紧急情况,当杀就杀;若照法定手续办事,上面就不好批了,共产党的祸根就永远不能消灭。当时各省之中,唯何键在湖南设立“铲共法院”。

  何键甚至还专门派人挖了毛泽东的祖坟。

  如此一个反共的凶神恶煞,却被彭德怀弄得魂飞魄散。

  对何键这个屠杀工农和共产党人的刽子手,彭德怀却未完全解恨。三十多年之后,“文化大革命”时期,彭德怀被关押在卫戍区,仍然用笔写下了《彭德怀白述》一书,想起打长沙的时候,他写了当年未了之恨:“何键这只狼狗只身逃于湘江西岸。没有活捉这贼,此恨犹存!”

  ①《彭德怀自述》是根据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备受错误批判时亲手写下的自传资料编纂而成的。书中描述了彭德怀革命的一生。由人民出版社于1981年12月首次出版。

  大将军雄风,气贯长虹!

  蒋介石也很快认识了彭德怀。

  1931年5月,蒋介石委任黄公略的叔父黄汉湘为江西宣抚使,进驻南昌,想策反黄埔军校高级班毕业的黄公略,再通过黄公略动摇彭德怀。黄汉湘派黄公略的同父异母兄黄梅庄,携蒋介石写给黄公略的亲笔信进入根据地。彭德怀与黄公略在湘军即情同手足,便对黄梅庄摆宴招待,席间套出口风,知道其为蒋招降而来,随即下令将黄梅庄处决。砍下的脑袋用石灰腌上,盛在篮子内封严,交其随从带回。随从还以为黄梅庄到苏区会其弟去了,不知道带回了他的人头。

  蒋介石从此除了提高对红军高级将领的缉拿价码外,再不搞什么“宣抚”。

  对敌斗争狠,毫不留情,是彭德怀一大特点。彭德怀的红三军团善于攻坚,善于打硬仗,善于在恶劣的条件下表现出坚强的战斗力。红三军团的战斗作风无一不打上了彭德怀的烙印。彭德怀与何键血战,与蔡廷锴血战,与陈诚血战,与蒋鼎文血战,与每一个深入苏区的敌军将领血战。

  彭德怀有一种藐视敌人的气质,没有把任何一个国民党将领放在眼里。

  彭德怀的气质在红军中非常突出,当时有这样的惯例,凡是硬战,凡是难啃的骨头,必有彭德怀的身影。彭德怀对敌人这样,对战友却不然。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