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浴血荣光》049(金一南)

摘要:那是一个热血澎湃、狂飙突进的时代。

“一南金文”专栏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经请示将军同意,本网编委会决定于2020年3月12日开启“一南金文”专栏。愿借将军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积极践行“导引群心、朝向太阳”理念。

  敬请各位网友多多转发,助力公益善举,共襄复兴伟业。

《浴血荣光》

文/金一南

第七章  狂飙突进

  那是一个热血澎湃、狂飙突进的时代。中国共产党的一批年轻人浴血奋斗,国民党的一批年轻人也在拼命奋斗,共产国际的一批年轻人也在奋斗。这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干大事的时代,也是一个年纪轻轻就丢掉性命的时代。列宁去世的时候不到54岁。斯大林42岁当上总书记。蒋介石39岁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李大钊就义时还不到38岁。毛泽东34岁上井冈山。周恩来29岁主持南昌暴动。博古24岁出任中共中央临时总负责人。没有一个人老态龙钟,没有一个人德高望重,而且没有一个人研究长寿、切磋保养,都是主义、奋斗、牺牲、救亡。这样的现象应那个时代而生,也应那个时代而完成。

宋希濂倒行逆施的一生

  宋希濂参加共产党时,在党内的活动还不像李默庵那么活跃,退出共产党时,也不像李默庵那样绝情。他在“中山舰事件”后说,“在当今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革命政党,目标是一致的。由于军队方面要求军官不要跨觉,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我打算不再跨党”,又说“我可以保证,决不会做有损于国共合作的事”!

  蒋介石命令办过《雷声》墙报的宋希濂做的事情,他一件也没有少做。

  这位发誓不做有损国共合作的事的宋希濂,拖到1933年8月,才参加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一旦参加,就作战凶猛。他率部驻扎抚州,兼该城警备司令。3个月后,与奔袭敌后的彭德怀红三军团和寻淮洲红七军团在浒湾相遇。当时,蒋介石正在抚州。宋希濂率三十六师与其他几个师拼死作战,给红三军团和红七军团造成很大伤亡。

  之后宋希濂参加平定“闽变”。第一次战斗便一举攻克天险九峰山,使驻守延平的十九路军不得不开城投降。蒋介石亲自写一封信空投给他:“三十六师已攻占九峰山,使余喜出望外。”原来蒋介石只让三十六师担任牵制对方兵力的助攻,连火炮支援也没有分配给他们,没有想到助攻部队竟然打下了天险主峰。当晚蒋介石通电全国军队,表扬宋希濂的三十六师“于讨伐叛乱战斗中首建奇功”。

  宋希濂占领瑞金之后,还干了一件很大的事。

  瑞金失陷3个半月后,中国共产党前主要负责人瞿秋白落到了宋希濂手里。

  1935年6月16日,宋希濂收到东路军总指挥蒋鼎文转发的蒋介石密电:着将瞿秋白就地处决具报。6月17日,他派参谋长去向瞿秋白转达。当晚瞿秋白服安眠药后,睡得很深。

  第二天清晨,瞿秋白起身,提笔书写:

  1935年6月17日晚,梦行小径中,夕阳明灭,寒流幽咽,如置仙境。翌日读唐人诗,忽见“夕阳明灭乱山中”句,因集句得偶成一首:夕阳明灭乱山中(韦应物),落叶寒泉听不穷(郎士元)。已忍伶俜十年事(杜甫),心持半偈万缘空(郎士元)。

  未写完,外间步履急促,喝声已到。瞿秋白遂疾笔草书:“方欲提笔录出,而毕命之令已下,甚可念也。秋白有半句:‘眼底烟云过尽时,正我逍遥处。’此非词诚,乃狱中言志耳。秋白绝笔。”

  罗汉岭下一块草坪上,他盘膝而坐,微笑点头:“此地正好,开枪吧!”

  一位前共产党员攻占了红色首都瑞金。

  一位前共产党员枪杀了中共中央前主要负责人瞿秋白。

  历史作为洪钟,默默接纳着,又默默展示着这千千万万令人惊心动魄的嬗变。

  1949年11月,蒋介石已经跑到台湾去了,宋希濂带着一些残部在四川坚持与共产党作战。他在四川的腹地对他的部下发表演讲说,我们现在在军事上被共军彻底打垮了,但是我们不愿做共军的俘虏,我们是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现在我们计划跨过大雪山,走到遥远的地方去找个根据地。

  宋希濂的话现在想起来很有意思,兵败如山倒之时,这位前共产党员突然想起要用共产党的方法了,要建立根据地了,但是宋希濂所有的做法就四个字——倒行逆施。刚过了大渡河,宋希濂就被解放军包围,被生俘了。

  宋希濂被俘之后关押的地点也很有意思,关在哪里了?关在白公馆了,我觉得有些时候这是对历史的一种嘲弄呀。这个地方当然与渣滓洞齐名、我们在《红岩》里都知道,渣滓洞、白公馆是关共产党人的地方。

  当年介绍他加入共产党的陈赓已是云南军区司令员兼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听到消息特从云南赶到重庆,请这位囚徒吃了一顿饭。

  李默庵、宋希濂率领的国民党两师占领红色首都瑞金,反过来,1949年4月23日,“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部队就是第三野战军第三十五军,第三十五军军长吴化文又是济南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将领。

  这是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的非常富有讽刺意味和对比意味的现象,这种现象不是有意的安排,是无意的巧合。

  要说是报复的话,这是历史的报复。

  我们讲到那样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那样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那样一个烈火真金的时代时,看见中国革命中的这种淘汰、淬炼,这种筛选,是非常大的,能坚持到最后一刻的革命火种、生命,只能是闪闪发光的金子。

(未完待续)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编辑 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