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黑狗儿白狗儿”(时春华)

摘要:在我们农村,有很多的令道是城里人所不知道和不解的。当我还小的时候,就会背那个老令子:“黑狗儿去,白狗儿回。”这里的“黑狗儿”和“白狗儿”可不是我们常见的“汪汪叫”的白狗和黑狗,而是刚出满月的小孩儿额头或鼻梁上的黑道道儿白道道儿。

“黑狗儿白狗儿”

文/时春华 编辑/安然

  在我们农村,有很多的令道是城里人所不知道和不解的。当我还小的时候,就会背那个老令子:“黑狗儿去,白狗儿回。”这里的“黑狗儿”和“白狗儿”可不是我们常见的“汪汪叫”的白狗和黑狗,而是刚出满月的小孩儿额头或鼻梁上的黑道道儿白道道儿。

  在农村,新生儿到了满月是要挪个地方上姥姥家去住上几天的。小孩子都娇气,怕到姥姥家住不服,在自家临走的时候,家里的老人——也就是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是孩子自己的爸妈把手伸进自家的灶台里,从锅底下抹点黑灰抹到孩子的额头或是鼻梁上。这一抹黑儿,就叫“黑狗儿”。

  到了姥姥家,一进门,姥姥见外甥外甥女的来了,急忙把自家锅上的锅盖扣过来。早些年的锅盖是秫秸杆的,没有声音,后来,一般人家的锅盖都是铝的,一掀叮叮当当响,所以掀锅盖的人就格外加了小心,以防吓着孩子。“翻锅盖,外不外。”边念叨边翻然后就出去迎接外甥外甥女的。这个做法,也是为了使孩子服住姥姥家,不爱哭闹,也不会吓着,更不会生病。

  孩子抹的这个“黑狗儿”到了姥姥家可以洗掉,这是爱干净的爹妈的做法,也可以不洗让它自然消失,这是相对更娇气的孩子 。

  在姥姥家住上一段时日,孩子要回自己家了。临走的时候,由姥姥家的人给打个“白狗儿”。所谓的“白狗儿”,就是把白色的胭粉或痱子粉之类的白粉子在孩子的额头或鼻梁上抹上一道儿,是对“黑狗儿”的回应,意思是孩子在姥姥家回来了。这是“黑狗儿去,白狗儿回”这个令子的过程的终结,里面包含着大人们老人们对小孩子的疼爱和祝福,就是希望孩子回姥姥家住太太平平,无灾无难的。

  二十多年前,我的女儿满月回家,还打过“黑狗儿白狗儿”,想来还觉得可笑。现在的年轻人早已经不太遵循这个令道了。因为远嫁他乡或是在城里居住的年轻人 ,已经无法给孩子抹上一抹“黑狗儿”,再说,这个“黑狗儿白狗儿”的不科学,也不太卫生。移风易俗嘛 ,所以也就因时因地略去了这个环节。

  “黑狗儿去,白狗儿回”,也许在我们北方农村,这个令道终有消失的一天,以后的年轻人也许会对这个古老的令道感到一头雾水。我记录下这个令道的过程,只是想让以后的人,尤其是小孩子知道,大人对孩子的疼爱和期盼是真真切切的,真到用后来人的眼光看起来有点可笑,有点愚钝,也有点无知的细节中……

小链接
  时春华,女,1992年毕业于辽宁省朝阳市第一师范学校。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爱好文学,热爱生活,热衷于传播社会正能量,2012年起,开始在报刊、网络发表文章,并陆续加入北票市作家协会,朝阳市作家协会,辽宁省辽海散文协会等文学组织。所撰写的散文、故事以农村题材为主,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行文贯穿知足与感恩,语言朴实接地气。几年来,在《川州文艺》等刊物上和《今日朝阳网》等网络媒体发表文章500多篇。北票市报特聘记者,有专版《朝花夕拾》。

时春华展馆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