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也足道的善良(包明利)

摘要:好朋友搬家,我去帮忙。她家的条件一般,买的是没电梯的二手房。从原来的五楼一室一厅,搬到了六楼的三室两厅。虽然楼层高了,朋友还欢喜地开玩笑说,这叫芝麻开花节节高。

微也足道的善良

文/包明利

  好朋友搬家,我去帮忙。她家的条件一般,买的是没电梯的二手房。从原来的五楼一室一厅,搬到了六楼的三室两厅。虽然楼层高了,朋友还欢喜地开玩笑说,这叫芝麻开花节节高。

  搬过来的家具中,最值钱的就是那个衣柜了。当衣柜放好后,我发现衣柜后面的胶合板有一个拳头大的窟窿。我刚要说话,朋友示意我不要说。她乐呵呵地给搬家公司的人结了帐。

  搬家公司的人走后,朋友给我倒了杯茶。她说:“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装作没看见?”我点头。她接着说:“你看衣柜前面那道深深的划痕,是第一次搬家时,工人磕的。当时我满脸的心疼,也没打算让他们赔,因为搬家费都不够赔的。我忍不住说了一下,两个年轻的工人,淌着满脸的汗水,看我不扣工钱,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那时我的心很酸,我觉得我承受不起。所以今天没有说。”我说:“你的善良我都要感动了。”她说:“也不是我多善良,我弟弟是木工,看到这些辛苦的工人,我总是会想起我弟弟。”

  朋友说完,我想起了孟子曾经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别人能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包容,不忍为难任何人,帮了别人还不忍碰触别人的自尊心,看似小小的善良原来却需要那么暖人的胸怀。

  同事约我周末骑电动车去郊区玩。我给姐姐打电话,说去她家取车。外甥女去年上大学,高中时买的电动车,后来拼车上学,根本没怎么骑过。姐说:“借给租房的人了,楼下不是没有带锁的车棚嘛,当时租房的人还担心丢了,我随口说丢了不用赔,所以现在基本认为车不属于我了。”我失望地说:“姐,你怎么变得像雷锋似的。”姐说她不是雷锋,只有她女儿了解她。

  外甥女假期要和同学出去玩,发现车没了。姐一说借给租房的人了。外甥女就看着姐说,是不是又被人夸善良了,所以善良无底线了。姐说,事实真是那样,房子租给了一个高三学生,从父子的穿着一看就知道生活不富裕。姐一想到这样的家庭条件还舍得给孩子租房,她就感动了。那个父亲一看姐,就说租姐的房子放心,还说姐看着就特实在善良。姐顿时就找不到北了,问人家怎么上学,人家说得回百里之外捎一辆旧自行车,车子家里有,就是找车捎不太容易,于是姐就把电动车献出去了。

  外甥女觉得姐就是喜欢被恭维,然后才做好事不是善良,但我欣赏姐姐的善良,如果内心没有善良的小火苗,别说恭维,就是点都点不着的。不是有句话叫“有心为善虽善不善,无心为恶虽恶不恶”吗?姐的举手之劳,一定温暖了那对父子。很多时候,善良之花都是悄悄绽放的,是无心的。

  去年冬天,和同事去逛街,北方的天干巴巴得冷。我的手一直在兜里不敢拿出来,同事也是。但是一路上,遇到五个发小广告的,同事都接到手里,然后找一个垃圾桶扔进去。我说:“咱们快走吧,太冷了,别再接广告了,还得找垃圾桶。”同事说:“我接了他们的广告,他们就可以少被大街上的冷风吹一会儿了。”我对同事的善解人意刮目相看,同事开玩笑地说:“千万别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她讲起了大学时那段发广告的日子,她说,她把广告递出去,也经常遇到别人的躲闪和不耐烦,那时心里特别难过。每一个接她广告的人,在那段日子里都曾温暖着她,有的人也像她现在这样,接过广告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就扔了。那份小小的善意就像冬天里和煦的阳光,直到现在想起依然有温度,所以,她要把这份暖意传递下去。

  同事在做着好事的时候还心怀着感恩,这份同理心不就是善良吗?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份同理心,公交车上就不会出现不让座的年轻人,更不会出现没人给让座就出手打人的老人。“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如果每个人都做到这点,世界会更温暖。

小链接
  包明利,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1991年大连卫校毕业后在辽宁省朝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工作至今。业余喜欢读书,偶尔写稿。朝阳周刊发稿五十多篇,在《燕都晨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

  (本文原载于2017年1月15日今日朝阳网<资讯><智慧城市>栏目,转载时略有改动,原标题:《微也足到的善良》)

  [责任编辑 半夏]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