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名声网】赵尚志颅骨,埋藏62年的秘密(张松)

摘要:2008年10月25日,抗联名将赵尚志的颅骨终于叶落归根,安葬在家乡刚刚竣工的烈士陵园里。

赵尚志颅骨,埋藏62年的秘密

文/张松

  2008年10月25日,抗联名将赵尚志的颅骨终于叶落归根,安葬在家乡刚刚竣工的烈士陵园里。那一天晴空万里,就在英雄的颅骨被放入水晶棺中的一刻,忽然有人发现,陵园上空飘来一朵彩云。这彩云身姿变幻,开始时,是一幅飘荡的“中国地图”;后来,竟化作了一匹傲然飞驰的骏马……人们说,这地图,就是赵将军为之泼洒热血的祖国;这骏马,就是赵将军征战疆场的军马!


小小“满洲国” 大大赵尚志

  赵尚志与杨靖宇齐名,在东北抗联史上合称“南杨北赵”。赵尚志28岁时,曾身兼四大职务: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军长、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执委会主席、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校长。在赵尚志的军事生涯巅峰期,他手中的第三军,有10个师,6000余人,是东北抗联人数最多、建制规模最大的部队。此外,他还参与创建了六军、七军、八军、九军、十军、十一军,领导过四军,协调指挥过五军和二军一部,整个北满的抗日武装都在他的旗下。这位出身黄埔四期的抗日名将指挥过“攻打巴彦县”“木炮打宾州”“攻陷方正县”“智取五常堡”“袭击广宁舰”“肖田地突围”“鏖战三岔河”“横扫滨绥线”“东征牡丹江战役”“西征黑嫩平原战役”和一战毙伤300余日寇的“冰趟子大捷”等战役、战斗,堪称我军的经典战例。

  赵尚志令日寇闻风丧胆,日本关东军参谋部在《关于最近满洲国的治安》一报告中,承认赵尚志是“最顽强”“匪势最为活跃的代表者”。肖田地突围后,敌军惊呼:“此中必有名将指挥。”。龙门战斗、逊河战斗后,敌人在其报道中这样赞叹赵尚志指挥的部队,“稍加训练满可造成优秀无比之军队。”

  据杀害赵尚志的凶手田井久二郎回忆,在赵尚志领导东北抗日联军的10年中,使数万日本军警毙伤,这还不包括伪满洲国的军队。他说:“赵尚志将军得到中国人民的绝对支持,用一个师团以上的兵力讨伐是没有用的。他一声令下,东北的人民就能起来反抗,他和他们之间有父子一般的关系。”

  “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这是日军当年对赵尚志将军的敬畏评价。

  1942年2月12日,从前苏联返回东北的赵尚志被混入队伍中的日本特务刘德山偷袭。子弹从他背部右下部击入,斜从小腹与胯间穿出,赵尚志重伤被俘。

  赵尚志受伤后仅活了8个小时,在2月12日晨9时左右,心脏停止了跳动,年仅34岁。从现存的赵尚志遗容照片看,他牺牲时面部无痛苦表情,仪容威严,眉宇间显示出刚烈无畏的顽强精神。特别是他的一双未曾闭合的眼睛,狠狠地向上直瞪着,可谓死不瞑目。

  赵尚志牺牲后,敌人将他的遗体用卡车送到佳木斯伪三江省警务厅特务所5处。一名日本警尉凶残地用锯子割断了赵尚志冻得僵硬的头颅,赵尚志的尸身被日寇抛进了松花江。

  点评赵尚志将军的生平,朝阳县尚志乡党委书记雷凤祥感慨道:“赵尚志将军功勋卓著,其地位与战功在抗联中极其突出。但他的结局,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却是少有的悲壮!赵尚志为革命两次入狱,一只眼睛在战斗中负伤失明,另一只眼睛因手术不成功也受到影响。他脚掌中弹,瘸了。因受刑过重,肋骨的肉都没了。一生未婚、无子。这位当年令日寇闻风丧胆、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因抵制王明错误路线,遭受不白之冤。两次被开除党籍,直到1982年才恢复名誉。无论环境多么危厄艰险,纵使四面重围,他也绝不畏惧,永远战斗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无论遭受多少不公平的待遇,甚至被误解,但他对党的忠诚,对革命的信仰至死不渝,是一位铁骨铮铮的纯粹的共产党人!”


爱国高僧冒死护卫将军颅骨

  是谁,在当时极其危险的条件下保护了赵尚志将军的颅骨?目前存在两种说法。一是长春护国般若寺创建人倓(tán)虚法师,二是他的弟子——长春护国般若寺第一任住持澍(shù)培大师。

  雷凤祥说,日军切下赵尚志的头颅后,为宣扬自己的战绩,把赵尚志颅骨在伪满洲国内部四处巡展。这时,倓虚找到日军司令部,建议说,天气逐渐转热,又用飞机运输,赵尚志的头颅势必腐烂,难以保存,不如将他的头骨埋在长春护国寺为好。护国寺不大,长175米,宽75米。日军侵华期间,伪满洲国曾将护国寺定为“国寺”。大战前,日军来此寺祈祷;战后,日军在护国寺为阵亡者超度亡灵。

  那么,日军为何会答应倓虚的请求呢?雷凤祥说:“当时日军是将赵尚志当做‘无名佛’埋葬的,所谓‘无名佛’,汉语叫‘野鬼’(孤魂野鬼),侵略者不怀好意。日本人以为将赵尚志头骨放庙里,能将赵尚志的魂灵镇住,就应允了倓虚的请求。这种做法在历史上曾经存在,大唐武则天时,就有把犯人当野鬼埋在庙里的习俗。”

  不过,对倓虚保护赵尚志颅骨一事,目前存在争议。后来,倓虚弟子整理的一本《影尘回忆录》,记载了倓虚的主要活动经历。依据这本回忆录,人们发现,1942年赵尚志牺牲时,倓虚本人并不在吉林。这样,他保护赵尚志头骨的历史,在“空间”上就不能成立了。

  对此,雷凤祥的看法是:倓虚法师反日,曾多次回东北,他保护赵尚志颅骨的可能性非常大。之所以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不提此事,一是当时保护赵尚志颅骨是“高危“之事;另外,因赵尚志蒙冤一度被开除党籍,直到1982年才平反昭雪,其历史身份一直没有明确说法,讲究“机缘”的倓虚老法师自然回避了这段敏感的史实。

  较之倓虚,另一个保护赵尚志颅骨的高僧名字则非常肯定。此人是倓虚弟子、长春护国寺第一任住持澍培,俗姓“包”,是朝阳黄土坎乡人,距赵尚志老家不远。

  澍培威望很高,当时日本人成立佛教总会,澍培任副会长。当地居士讲,赵尚志的颅骨最初被埋在护国寺的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等四座大殿中间。澍培圆寂前,嘱咐弟子将赵尚志头颅移到倓虚纪念塔旁。雷凤祥说,如果不是这次“移位”,赵尚志的颅骨,还真就找不到了。“我认为,是倓虚与澍培联手保护了赵尚志的颅骨。此外,还有一位叫果慈的僧人值得一提,是他提供了赵将军颅骨在净月潭埋葬地的准确线索。”


日本战犯交待将军颅骨下落

  赵尚志颅骨的下落,是由谋害赵尚志的日本战犯田井久二郎与东城政雄交待的。

  日本战败后,东城正雄被关进抚顺战犯管理所,依然顽固不化。一次,他患了痢疾,不相信中国医生,每天上厕所多达20次,有时来不及,就拉在裤子里。看守人员给他洗屎裤子,这位看守人员的亲人是被日军杀害的。得知此事后,东城政雄大受感动。1954年,他交待了杀害赵尚志的细节,但当时的记录人员没当回事,档案人员也未将口供做进一步整理。关于赵尚志颅骨下落之谜的揭开,就延后了。

  田井久二郎被关进抚顺战犯管理所后,发高烧,一查,原来是当年逛窑子患性病所致。当时,我们国家紧缺盘尼西林等特效药,但为了挽救他的生命,还是尽量弄到药给他治病。他备受感动,也交待了杀害赵尚志的历史事实。

  1987年,日本女学者川崎枝子听说赵尚志的颅骨找不到了,便回国查资料。当时,田井久二郎已死,东城正雄还活着。东城与川崎说,赵尚志的头骨埋在长春护国寺。1954年,东城就交待过此事,没人注意。直到1987年,时隔33年后,东城第二次言及此事,才引起关注。


62年后,将军颅骨重见天日

  2004年6月1日,一位军人走进了长春市中心的般若寺。这位军人叫姜宝才,是沈阳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编导。在寺院,一位叫释果慈的僧人告诉姜宝才,5月31日,寺院修缮围墙时,几个民工在后院北墙挖出了一个无名头骨(周围无其他身骨),将其转埋到长春市远郊净月潭公园的山坡上了。此时,姜宝才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可能就是赵尚志将军失踪62年的颅骨!于是,姜宝才将此事迅速告知了远在哈尔滨的抗联老战士、原赵尚志的老部下、曾任黑龙江省长的陈雷及夫人李敏。

  2004年6月2日下午3点,在僧人释果慈的引领下,李敏、姜宝才和赵尚志的外甥李龙、李明、《东北抗联》摄制组李俊杰等人来到净月潭公园,在一片遮天蔽日的松林中,终于找到了颅骨。说来也巧,赵尚志头骨失踪了62年,头骨重见天日那天,恰好是“6月2日”。

  雷凤祥说,对赵尚志颅骨真伪的鉴定前后进行了3次,即“三阶段鉴定”:

  第一阶段是“亲属内部鉴定”。

  第二阶段是黑龙江省内专家所做的“非官方鉴定”。古脊椎动物专家魏正一拿到这个颅骨,只看了一眼,就判断说,这个颅骨至少埋了几十年了,年龄在28岁至40岁之间。而且,左眼下骨头的破损,正是当年赵尚志受枪伤留下的铁证。黑龙江省公安厅的法医看过颅骨后,当场就下了断言:这人活了34岁!赵尚志牺牲时正好34岁。

  第三阶段是国家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所做的“国家权威鉴定”。2004年12月17日,在北京公安大学的公安部第二研究所里,张继宗、纪元两位教授对赵尚志颅骨从人类学和颅相重合两个角度鉴定。人类学鉴定的结果是:1、系入土50年以上的陈旧性骨骼;2、男性;3、年龄范围在31—36岁间;4、身高160—163厘米之间;5:头骨左侧的骨质缺损,系死者生前骨骼损伤后病理改变所致……颅像重合鉴定的结果是,颅骨与赵尚志照片的标志线、标志点均能重合在标准范围内。公安部专家认为此颅骨与赵尚志体貌特征(性别、年龄、身高、左眼下的伤痕及牺牲距今时间等)的有关文献记载相符,与亲属和战友们的回忆一致,因而出具确属赵尚志将军颅骨的证明。


历尽艰辛,朝阳迎回将军颅骨

  颅骨找到了,安葬在哪里?

  黑龙江方面认为,赵尚志生前的主要活动区域在黑龙江,所以,应将赵尚志颅骨安葬在他生前战斗过的地方。雷凤祥反驳说,赵尚志在家乡朝阳也生活了12个年头,而且将军父母的坟茔在老家,游子漂泊在外,哪有不叶落归根、魂归故里的道理呢?

  在这场激烈角逐中,朝阳并无必胜的把握。后来,有关方面提出这样一种解决方案:赵尚志将军的颅骨归黑龙江,但故居、展览馆和塑像可以建在朝阳。雷凤祥为此据理力争,在一次决定赵尚志颅骨归处的重要会议上,雷凤祥声震屋宇:“赵尚志将军的颅骨必须回归家乡的土地,修建烈士陵园!否则,中国人民不会答应,全世界爱好和平的正义力量也不会赞成!”

  雷凤祥征询意见,问谁有最终的决定权?得到的答复是:亲属可以拍板。于是,他便开始做赵尚志亲属的工作。一开始,赵尚志亲属间的意见不统一,但最后,赵尚志的妹妹赵尚文被朝阳方面的诚意所感动,说:“我同意回家乡!”闻此言,雷凤祥当场给赵尚文跪下,磕了3个头。

  2008年10月,以雷凤祥为代表的朝阳有识之士,经巨大努力,将烈士的颅骨迎回故园。雷凤祥说:“我们迎回的,不只是将军的颅骨,更重要的,是迎回感天动地的‘民族精神’!”

  来源:今日朝阳网

[责任编辑:熙楉]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