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穷,但不会赖账!”

摘要:撒下了弥足珍贵的善良种子,让这个世界芬芳美丽。

“我们家穷,但不会赖账!”

近一年半来

从浙江台州白石村

到黄岩宁溪镇的路上

总有这样一个身影: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一个满头灰白头发的老妇

一瘸一拐地走着

一走就是3小时

 

她的兜里

是一叠皱巴巴的钱

每一张都是和丈夫

四处打工省下的

 

她叫朱冬娟

她要去还一笔钱

还一笔两年前丈夫撞伤人后的

赔偿执行款

 

“欠钱不可怕,肯定能还清!”

她和丈夫用一个承诺、几百天的坚持

感动了同样贫寒但善良的原告

也感动了我们

 

山路崎岖弯绕

他们的脊梁挺得笔直

活得硬核敞亮

丈夫开电动三轮车撞伤人

老人擦干眼泪答应还

  朱冬娟还记得,2017年3月,外出打工多日未归的老伴戴汉顺突然回来了,两眼通红,一言不发。

  在朱冬娟的追问下,戴汉顺才道出实情:原来在他开电动三轮车赶工的路上,不小心撞伤了路人徐桂花,对方伤得还不轻。

  8月3日,66岁的徐桂花治愈,家人诉诸法律,要求戴汉顺赔偿医药费、护理费等各项费用总计4万元,获法院支持。

  4万元钱,在这家人看来,无疑是一串天文数字。当时他们连400元都没能力立即还,上哪里凑这笔巨款?

  长吁短叹,彻夜失眠,这对老夫妻开始掂量起家里的老底。可是家里条件实在不好,没有积蓄,也没有财产。

  戴汉顺今年68岁,朱冬娟66岁,夫妻俩都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和痛风,朱冬娟还有心脏病,要常年吃药。

  夫妻俩膝下有三个子女。大女儿在很多年前因为一场车祸离世,二女儿嫁到了另外一个贫穷的山村,最小的儿子有两个子女,平日靠开出租车攒点生活费,自己都不够用,经常还需要老人帮衬一点。

  想来想去,还是要靠自己。

  戴汉顺平日里话很少,也拿不定主意,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主要是朱冬娟来操办。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朱冬娟擦干眼角的泪水,拉着戴汉顺找到了徐桂花家。

  “欠款一定会还上,但是只能慢慢还。”朱冬娟当面给了徐桂花一家承诺。

执行警官要严惩“老赖”

却看到了令人心酸的一幕

  在徐桂花一家看来,朱冬娟“信誓旦旦”地给出承诺后,就应该按时还款。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们才收到2000元左右的赔偿,这样的赔偿进度实在太慢了。“莫非对方想赖账?”徐桂花家人心里犯起了嘀咕。

  2017年11月,徐桂花家人向法院申请立案执行,表态要坚决维权。然而接下去的几个月,收效甚微,陆陆续续收上来的钱,都只有几百一千。徐桂花一家更加觉得被告人是在恶意拖欠了。

  这起案子最终交到了宁溪法庭执行警官付伟军手里,对于言而无信的“老赖”,付伟军是绝不纵容的。

  他翻查了戴汉顺家的情况,发现没钱也没房产,完全是一穷二白的状态。“莫非他们已经预先财产转移了?”付伟军决定去戴汉顺家里一查究竟。

  “当时我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映入付伟军眼帘的是几间破旧不堪的老屋子,敲门后,朱冬娟将付伟军迎了进来。

  听付伟军说明来意后,朱冬娟向付伟军解释,他们没想赖钱,一直在努力筹钱偿还。“可是我和我家老头一身毛病,挣钱能力有限,还款进度有些慢,麻烦你向对方解释一下,让他们多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把钱全部还上。”

  “当时就觉得心酸,这对老夫妻真是太不容易了。”付伟军决定,要为老人做点什么。

  从山上回来后,付伟军开始帮朱冬娟夫妻俩说起话来,更是主动开车将徐桂花家人载到朱冬娟家里实地“考察”。“有些情况不是亲眼所见,你无法相信。”

原告决定放弃大半赔偿:

“他们身上有比钱珍贵的东西”

  自从付伟军去过朱冬娟家后,朱冬娟知道了对方家里条件也不宽裕,车祸一事也给对方一家带来很大的损失和痛苦。

  朱冬娟还款的“紧迫感”就更强烈了。加上付伟军给她普及了欠款不还会被追究的法律知识,以及看到付伟军这么为她“跑前跑后”,她很是触动,再三说“我们再难也会把钱还上。”

  每凑齐1000元钱,他们就从山沟里翻出来,来到宁溪法庭,将钱交给付伟军,嘱咐他尽快交给徐桂花。

  这段路,如果运气好能搭到顺风车,就能省力很多,如果没有,朱冬娟就要走上3个小时。

  付伟军告诉朱冬娟不用这样花一天时间来回送,“你们可以多筹一些一起给,或者通知我过来拿,这样跑来跑去,你身体也吃不消啊!”

  付伟军的关心被朱冬娟解读成了“怕麻烦”,倔强的她直接绕过付伟军,直接将钱送到了徐桂花家。每次看到送来的一堆偿款里有不少五元十元的皱巴巴的钱,徐桂花家人都感慨不已。

  去年下半年,徐桂花家人主动找到法院,表示愿意放弃护理费等其他赔偿款总计2万余元。当时朱冬娟已经陆续偿还了9000元,徐桂花表示,朱冬娟只要再付5000元医药费,剩余的部分都不要了。

  徐桂花告诉法官,家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被朱冬娟一家的诚恳所打动。“他们家条件这么差,还一心想着还钱,一次次送钱上门,让我们非常感动。比起那些有钱却故意不还的老赖,他们值得我们尊敬。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比钱更珍贵的东西。”

  今年3月份,朱冬娟东拼西凑,终于凑齐了5000元钱,来到宁溪法庭还上最后一笔欠款。徐桂花和老伴也在那里候着,双方一见面,就抓住了对方的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老朋友见面。

  有人问朱冬娟,“怎么看待诚信”。她听不懂问题。一旁的人把问题掰开了、讲得更通俗,她答道:“不能不还啊,人家是要在背后说我们的。欠钱可以,但一定要还。我们家穷,但不会赖账。”

  “办案这么多年,原告和被告最终亲如一家,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付伟军背过身去,生怕被看到人高马大的自己忍不住掉下的眼泪。

一个不会讲什么大道理

但谨记做人的本分

坚守做人的底线

另一个听从了内心的声音

让善良为他人撑起了一把保护伞

 

他们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只是以自己善良的本分对待生活

但他们撒下了弥足珍贵的善良种子

让这个世界芬芳美丽

  (本文来源于新华社微信平台,仅做公益分享之用,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编辑 安然]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