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亲人抗战牺牲 抗日英雄母亲被称当代佘太君

摘要:古有杨家将佘太君,7位亲人先后为国尽忠。今有密云邓玉芬,她和佘太君一样,为了保卫家国,慷慨地献出了7位亲人。

7位亲人抗战牺牲 抗日英雄母亲被称当代佘太君

  2012年12月,邓玉芬雕塑主题广场在她的家乡北京市密云县石城镇张家坟村正式建成开放,用以纪念和缅怀这位英雄的母亲。

邓玉芬

  邓玉芬,1891年出生于北京市密云县水泉峪村,后嫁到密云县张家坟村,一生务农。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她舍家纾难,先后献出了丈夫和儿子共7位亲人,被当地人民誉为当代的佘太君。1970年2月5日病逝,享年79岁。

  1944年春天,日伪军围住密云县猪头岭一带搜山,一折腾就是7天。母亲背着小儿子躲进了山洞里,孩子生病啼哭不止。如果被敌人听到发现,不仅母子二人丧命,还会给旁边山洞里的干部和乡亲们带来杀身之祸。情急之下,母亲将一团棉絮塞进孩子嘴里。……不知过了多久,敌人终于下山了,但孩子已经脸色青紫,几近窒息。母亲焦急地摇着孩子呼唤着孩子,好半天孩子才缓过气来,微弱地吐出几个字:“妈,饿,饿……”最终,年幼儿子连病带饿地死在母亲怀里。这位在国难当头毁家纾难奉献亲人的苦难母亲就是邓玉芬。

连送五子参加抗日

  邓玉芬未成年就嫁给了本县张家坟村的任宗武。婆家也是穷苦的庄稼人,房无半间,地无一垄。可她是个倔强的女子,她坚信只要努力,只要人丁兴旺日子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婚后她和丈夫借住在亲戚家,靠租种地主的几亩地过活,含辛茹苦地先后养活了7个儿子。

  1933年长城抗战失败后,日本侵略者把邓玉芬的家乡强行划入了伪满洲国。为了糊口,她家被迫搬到张家坟村东南的猪头岭山上,开荒度日。眼见着日本人一步步地想把中国人变成亡国奴,她心中这个气啊!虽然没有文化,可是邓玉芬就认这个死理儿,“我们是中国人,谁做了对不起中国人的事,就是对不起老祖宗”。

  1940年,八路军10团挺进密云西部山区,开辟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猪头岭来了八路军。玉芬听人宣讲抗日道理,虽然没啥文化,但八路军说的话,字字句句说在了她的心坎上,越听心里越敞亮。这些话使她懂得了只有穷苦人拿起刀枪打鬼子,才能挽救国家拯救自己。

  6月,10团组织游击队。玉芬和丈夫商量:咱没钱没枪,可是咱家有人。在打鬼子这件事情上,绝对不能含糊。就叫儿子打鬼子去吧!于是玉芬的大儿子永全、二儿子永水成为了白河游击队的首批战士。

  9月,三儿子永兴受不了财主的欺压跑回家来,玉芬知道游击队正缺人手,毫不犹豫地又把三儿子送去了白河游击队。

  1941年底,日本侵略者实行“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玉芬响应党的号召,开展反“无人区”斗争。她叫丈夫把在外扛活的四儿子、五儿子找回来,在环境最残酷的时候,参加了抗日自卫军模范队。

白发人送走黑发人

  1942年阳春3月,抗日政府发出了“回山搞春耕”的号召。玉芬和许多山地群众决定重返“无人区”。玉芬让丈夫先回山里搭窝棚自己随后就到。谁知丈夫走后没几天,竟传来噩耗:丈夫任宗武和四儿子永合、五儿子永安,种地时遭日军偷袭,丈夫和五儿子同时遇害,四儿子也被抓走了。一夜之间,父子三人死的死,抓的抓,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怎能不悲痛欲绝!然而,坚强的玉芬没有被吓倒,更不会屈服。亲友们劝她不要再回山,“无人区”里太危险。她摇摇头,拉起两个小儿子,坚定地说:“走,回家去。姓任的杀不绝,咱和鬼子拼了!”她又回到了猪头岭,拿起丈夫留下的镐头,没日没夜地开荒种地。

  苦难的事情接二连三无情地发生在这位母亲身上。1942年秋,大儿子永全在保卫盘山抗日根据地的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1943年夏,被抓走的四儿子永合惨死在鞍山监狱中。同年秋,二儿子永水在战斗中负伤回家休养,因伤情恶化无药医治死在家里。

  面对沉重打击,玉芬都咬牙挺住了。她的家成为八路军和伤员的经常性住所,干部战士到了她家,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她为八路军烧水做饭、缝补衣服,为伤员接屎接尿、喂汤喂药。她和家人以粗糠、树叶、野菜充饥,把省下来的粮食送给八路军。为了给伤病员增加营养,她专门养了几只老母鸡,鸡蛋却一个也不舍得给小六、小七吃,统统送给了伤病员。战士们都知道在密云的猪头岭有一个家,家里有一位坚毅、善良的邓妈妈。

  1944年春,日伪军为了肃清“无人区”的抗日力量,围住猪头岭一带,一连折腾了7天7夜。小六跑丢了,她背着刚满7岁的小七躲进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不幸又再次降临在这位母亲头上,正如文章开头介绍的那样,她眼睁睁地看着幼子死在怀里,自己却无能为力。她撕心裂肺地坐在小七的坟头痛哭,这哭声痛彻心扉,让人心碎;这哭声既是对小七的亏欠,更是这位母亲对她已故去的诸多儿子的怀念。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了,中国人民胜利了。玉芬眼噙泪花,告慰九泉之下的丈夫、大儿、二儿、四儿、五儿、七儿,咱们胜利了!

最后只剩下老母亲

  1946年7月,国民党反动派又发动了内战。邓玉芬多想能够过几天这来之不易的太平日子啊,可是残酷的现实又摆在了她的面前。她又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送六儿子永恩参加了县支队。六儿子走了,她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三儿子至今下落不明,身边仅剩下这一个孩子,万一六儿子再有个三长两短,她靠谁来养老送终!第二天一早,她赶到县支队驻地,想领六儿子回家。可是到了驻地,看到一队队的战士,玉芬又犹豫了:哪个孩子没有妈?都不上战场,谁来保卫乡亲们的胜利果实?别人的孩子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怎么能如此自私啊?想到这儿,她收起了眼里的泪水,她改变了主意,还是要把六儿留在部队。她叮嘱六儿子:“记住你爸和你哥是咋死的,好好打仗,立了功回来见妈!”

  六儿没有让妈妈失望。1947年8月,他在密云县河北庄战斗中立了功,受到嘉奖;1948年在攻打黄坨子据点的战斗中却壮烈牺牲了。他立了功,却永远不能回来见妈妈了。

  7位亲人走了,一个人丁兴旺的家庭就这样散了,仅留下一位千疮百孔的母亲。古有杨家将佘太君,7位亲人先后为国尽忠。今有密云邓玉芬,她和佘太君一样,为了保卫家国,慷慨地献出了7位亲人。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安然]

【本网声明】


电脑版
手机版